蔚清幽

SCI语c招募

原著向语c,新群初建
欢迎加入SCI行动组,群聊号码:544914066

接校对

说一下接校对的细则吧,以前接过的校对价格不变。
目前档期到了四月末,可加急,加急费1r/w
Q3134431784备注校对
接单范围:
BL BG GL 自印 个志 商志 均可
接单价格:
电子校对60w为界限,以下12r/w+样刊,以上
8r/w+样刊
实体校对30w为界限,以下10r/w+样刊,以上不接
一次精校20r/w+样刊
锤基楼诚博晴校对无论电子还是实体无论字数只样刊。
接单档期:
档期空
接单内容:
错字,标点,词语搭配等方面审阅模式修改
情节问题批注不擅改
格式问题仅批注
接单经历:
目前接了600w+
接过精校,实体校对,电子校对。
接单说明:
不挑文不代表什么都接,什么文该接什么文能接我自己心里有ABC数,挑事的别来,之前更改过挺多次接单的价格,这次是最后一次更改,价格不会再因为任何原因更改,我自认价格还算良心。定金百分之五十跑单不退,工期可由催或者作者定。

正经府斗招新

古风原创正经府斗语c了解一下么?审核群99185518只审人设。入内了解详情。没有庞大得让人看不懂的世界观,只有三座并立的府邸,内忧外患。

毒雾奇谈

ooc有
私设有
文笔渣
cp副八

(1)谜团
张副官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破庙之中,身旁是他日夜相对的八爷,不远处躺着几个男女,也不知是什么人?
张副官四处的,看了看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地,他究竟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揉了揉头,却发现自己的记忆,仿佛消失不见,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什么原因来到此地的。
正在他四下观看之时,周围的那几个人也纷纷醒了过来。
“张副官。”那几人却认出了张副官,抱拳行礼。
“你们都是谁?我不记得我是如何到这的,你们有人知道么?”唯一没有醒过来的就是在他旁边的八爷。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有一个男人越众而出,微笑道:“我是二爷门下的红茶。”
张副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就先自我介绍一遍吧!我是张日山,佛爷手下的。”沉默了片刻,他又指了指自己身旁,这个俯着身子睡觉的男人说,“这个是齐八爷。”
一种人显然是愣了一下,随后开始了自我介绍。
首先站出来的是一个高个子男人,看着文质彬彬的样子,介绍道:“我是九爷门下的解棋。”
而后是一个略显得几分柔弱的女孩子,道:“霍锦歆。霍家门下。”
“白琴。”
“吴五。”
“我是地瓜,陈舵主的手下。”
“李温,三爷门下。”
“张副官,此处可是有什么异常?”几名男女介绍完了,先前开口的红茶问道,“我们为何不出……”
话音未落,就见原本躺在地上的齐八爷突然跳起来,大声说道:“不可!此处大凶!万万不可离开这座破庙!”
“见过八爷。”毕竟齐铁嘴是齐家掌门,就算平日里对于这些命数毫不相信的众人也维持了基本的礼仪,向他恭敬行了一礼。
“免了免了。”齐铁嘴挥了挥手,走到了门口处,说道,“你们看,这门外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仔细看去,却能发现有淡淡的红雾飘浮在空气之中。我推测,这可能是毒雾!”
众人凑过去瞅了瞅,果不其然。
“八爷英明,”张副官立刻附和道,“可是,我们究竟是如何到的此处?”
一众人等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发声。
“我记得我是帮一个族中兄弟去执行任务,途中昏了过去。”张副官喃喃道。
“我是去给城南王家的一个小丫头去算命……”齐八爷也说道,“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对我们动手!”
“八爷神机妙算不知道能推断出些什么呢?”李温双手抱在胸前,似是有些不屑。
齐铁嘴皱着眉头掐算,先前便已算出了此处大凶,可是……齐铁嘴面色一变,随后又恢复原状,只道:“此处大凶。”
“八爷,这话,您方才已经说过了。您若没这个本事,就别胡乱推测了。”吴五面带不屑,扬声道,“要是您算的不准,可不是堕了您奇门八算的声名?”
齐铁嘴狠狠地白了他一眼,道:“今日天色已晚,如今毒雾封庙,我劝你们别轻举妄动,明日一早,说不得毒雾会不会散,若是散了,那倒是一件好事,若是没散……”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便给了张副官一个眼神,走到了供奉的佛像后。
“八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副官和齐八爷缩在了角落处,看其余人与他们的距离遥远,便低声问道。
“说不好。”
“为什么?”
齐八爷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道:“你记不记得,霍三娘是如何接任霍家掌门的?”
张副官变了变脸色,那件事在九门中是绝密的存在,但佛爷曾经向他透露过些许风声。
“不会吧……”他们至于那么倒霉么?
“不好说,如果真的是那样……”齐八爷想到了那个诅咒,抿了抿唇,没再言语。
张副官似是看出他心中所想,安慰道:“放心,八爷,就算拼了我的命,我也会护你周全,如果我们之中真的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间破庙,那,只会是你!”
齐八爷怔怔地看着他,苦笑一声摇头,道:“别乱说。不过既然你有这决心,今天我要靠墙睡。”
“好吧,反正他们又不会过来和我们挤这小地方,你愿意靠墙,就靠吧。”张副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真乖。”齐八爷笑着揉了揉他的头。
破庙里寂静的氛围渲染出了一丝恐怖的气息,没人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正如没人知道他们未来的命运如何……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番外二(启红)

番外二

这个年代,虽然有人能够接受同性相恋,但是更多的,还是斥责与辱骂。
所以,在他公开出柜的第二天,“二月红滚出娱乐圈”的消息就已经成了微博热搜第一位。二月红看着那些个评论,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他想,这件事是完完全全可以被压下去的或者隐藏下去的。
可他没有那么做。在他看来,为了自己的声名而隐瞒这段恋情,是对对方的极度不尊重。何况……这人全然不顾及是不是公开场合,就和他卿卿我我勾肩搭背!
他肯定是受了张日山和齐铁嘴那对狗男男的影响!二月红捂了捂眼睛,想到了上次和张启山去张家的时候看到的辣眼睛的情形。这也不怪张启山有偌大的张家不回,跑到他这个小地方来和他挤,任谁每天吃饭、看电视、洗漱,都能看见一对秀恩爱的男男,都会忍不住逃离的。
“红红,看什么呢?”张启山推门而入,看到正在盯着电脑屏幕的二月红,从容地坐到他的身边。
“没事……”二月红立刻关闭了窗口,蹙眉道,“你叫谁红红?”
张启山讪笑着转移了话题,道:“走,我们出去逛逛。”
“逛?有什么好逛的?”二月红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想买什么东西直接上淘宝不就可以吗?”
张启山捂住自己的脸,所以面前这个人对于逛逛的理解就是买东西?
二月红不明所以地看着张启山,道:“还有什么问题吗?佛爷?”
张启山不由分说地抓住他的手,道:“今天你必须和我出去。”
可算是连蒙带骗的,张启山把二月红从家中带了出来,走在大街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张启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
“红红,你知道吗?西边前不久开了一家游乐场。”
“你觉得我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吗?”二月红反问道。
“不,不是我家红红不需要读书。”张启山刚想去摸红红的头,结果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红红竟然长的比自己高了。
“不过说起读书,你们家那两个臭小子可算是上了大学,这样你会轻松些吧?”二月红若有所思。
提了他家的两个家伙,张启山就一脸忿忿,他当年到底是作了什么死,竟然就看着这两个人在他面前谈恋爱。以至于到现在,他连家都不敢回。
不过也好,张启山庆幸地看着二月红,既然张家回不去了,他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呆在他的红红的家中不走了。
毕竟……有红红的地方才是家。
“到了。”不知走了多久,两个人终于到了那个所谓的新开的游乐场了。
看着面前偌大的游乐场,二月红不由得摇摇头,觉得张启山还是孩子心性,如今竟然还有心思带他来这种地方。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又不是他花钱。
两个人默默从游乐场的这头玩到那头,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城市的污染严重,但难得的今天却看见满天的星斗。
距离游乐园的闭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红红,我们去摩天轮。”张启山指着那个巨大的娱乐设施,说道。
“嗯。”二月红笑着颔首。
而俩人不知道的是,两人身后有一双正在紧紧地盯着他们的眼睛。
次日。
二月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是电话的声音将他吵醒的。
“经纪人啊,有什么事吗?”二月红慵懒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对方的耳中,听到对方的话,皱皱眉,道了一声“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二月红再次打开电脑,刷起来微博,微博首页漫天的消息砸向了他。昨天他与张启山去游乐园的消息被刷了屏。
二月红默默地刷完了那些消息正打算关闭微博,一条新的消息却突然弹了上来。
“二月红,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你曾经深爱的丫头么?”
那条消息如毒蛇一般,在他脑海中徘徊不去。二月红觉得自己浑身冰冷。他紧紧地盯着电脑的屏幕,第一时间将那个评论的人加入了黑名单。
他怎么可能忘了她呢……
丫头。
那个魂牵梦绕了他多年的名字。
那个本被他埋藏在心底的名字。
你终究还是在意她吗?透过窗户,张启山看到了他的神情,轻轻叹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那碗热气腾腾的面,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其实昨天二月红在看什么他心知肚明,只是不想扰了那么好的心情,不知这场风波,多久才能平息。
二月红在屋中端详着那张被他偷偷藏起来的与丫头合影的照片。直到许久之后,他才突然从怀念中摆脱出来,走出了房间,却没有看到张启山的身影。
“张启山,你在哪里?”
熟悉的香气从厨房飘过来,他走进厨房,桌上放着一碗面,下面压着一张字条,“我回家去看看”。
二月红苦笑,这人玲珑心思,刚刚定是看到了他的作为,知道他心中难过,需要静一静。
张启山,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体贴……体贴到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张启山这一回去,二月红这边是轻松了些,得了静静地思考。可是有些人就怨声载道了。
“佛爷,你怎么回来了?”
“佛爷,二爷会想你的。”
“佛爷,行李准备好了。”
张启山看着大献殷勤的齐八爷和一旁胳膊肘往外拐的张日山,很想一拳打过去。
“我回来住几日,下周才回去。”
“哦――”
“这几天除了外出,你们俩就在二楼呆着。”张启山冷声道。
“为什么啊,佛爷?”
“我才三十来岁,还不想这么早就瞎了眼睛。”张启山没好气地说道,随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狠狠一摔,留下张日山和齐八爷两人面面相觑。
没想到他还挂念着丫头。
张启山很想嫉妒那女孩儿,可他不能。
“红红,你要我如何是好,我可真对你无可奈何……”张启山躺在床上,抬头看天花板,随后闭上眼睛。
张日山这个小崽子,把整个张家都贴上了他和齐铁嘴的结婚照。他真的不想看了。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两个人结婚三年却没有过一次吵架或者是冷战?
张启山揉了揉脑袋,明白了,是因为张日山那个傻小子,无论何时都哄着齐铁嘴。齐铁嘴说一他绝不说二。
张启山心底泛起了一丝艳羡。
多好啊……
他摸了摸衣服兜,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怎么了?”那边的声音很吵,但是依旧掩盖不了女孩儿甜美的声音。
张启山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我在吃大排档,特好吃,直接说什么事就行。”
张启山简要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听到那边女孩儿的声音渐渐沉默了下来。
“其实本来不难,”女孩儿犹豫了会儿,“请我做说客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二爷早年说了,不愿见我,只怕我会雪上加霜。不过没关系,咱们可以套路二爷!”
“怎么套路?”
“有三种方案供您选择!只是……”
“两个月的必胜客。”
“霸道总裁型、善意谎言型、温柔似水型,佛爷你喜欢哪个?”
张启山自觉地跳过了第一个,他要是敢对着二月红作霸道总裁的架势,第二天他就得凉在红家。
“第二个是什么?”
“就像当初齐八爷和我哥那样,或者是假装重伤或失忆……”话音未落就被张启山打断了。
“说下一个吧。”
女孩儿撇撇嘴,问道:“二爷在你心中是什么位置?”
“天下之大,他在之处,我心归处。”
“那你觉得你在二爷心中是什么位置?”
张启山愣住了,没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斩钉截铁地答道:“我觉得我在他心中,独一无二。”
半晌之后,对面的女孩儿传来了欢快的笑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启山张大佛爷,你还真对自己有自信呢……你该庆幸你这么说,二爷生日时,别忘了给他备一份意义深刻的礼。”
“什么?”张启山想追问,对方却挂断了电话,听着“滴滴滴”的声音,他很懵。
另外一边,大排档。
女孩儿摁断了电话,看向旁边的人,柔声道:“二爷,您都听到了。”
二月红沉默不语,半晌之后站起身来,微微鞠躬行了一礼,女孩儿连忙侧身退让。
“二爷这就折煞我了,能看着您与佛爷之间重归于好,是我之幸。”
两周之后,二月红的生辰。
送走了前来祝贺的宾客,房中只剩下两人。张启山先发制人,道:“红红,我有礼物送给你,跟我来。”
二月红示意他带路,两人走到了厨房。桌上摆着一个长条的生日蛋糕。
“不妨打开看看。”
二月红颔首,将包装缓缓地拆开。看去后,包装盒从二月红手中滑落。
那蛋糕,用奶油雕刻出了张启山与他三十年来,作为朋友,作为爱人,想处的点点滴滴。中间则是一红一黑的两个小人儿,共同举着一个爱心。下面的一排字,写着:红红,我与你。
张启山将人拥入怀中,在他身边,轻声道:“红红,我知道你忘不了丫头,我不在乎,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就永远是我的红红。”
我张启山的红红。
“张启山。”二月红抱紧了张启山,没有什么解释的话语,只是念出了他的名字。
有些事情,他没有挑明,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还没写,副八日常秀恩爱。
本来想让他们BE,但是没忍心下手。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15)正文完

两天的周末,无论是对于张日山还是对张启山来说,都是太短了。
周一一大早,齐八爷扔下了张日山一个人率先地溜去了学校。刚一坐定,一旁的林楠就兴致勃勃地凑了过来
“齐八爷。你听没听说,我们又换老师了,那个陆建勋,教我们才多久,就辞职了,你说他是怎么了?”
裘德考秘密实验的事情到底是被学校压了下去,毕竟这事不小,若是让学生知道了,只怕以后不得安宁。
“可能是家中有事吧,谁知道呢?”齐八爷斟酌了一下言辞,回答道,当时他们甫进门就见着陆建勋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在一旁跟那家伙做鬼脸他都没有理会,直到副官一掌将那人劈晕了过去。
陆建勋这些年来,在不同的地方为裘德考引诱学生进入那个手术室,虽不是主犯,但是也是个罪大恶极之人,被副官直接扔给警察了,想必以那些警察的实力,不会查不出什么。
只是,想到陆建勋那副神情……齐八爷偷偷瞄了一眼祝恭,却和对方对上了视线。祝恭展颜微笑地看着他。齐八爷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栽在祝恭这种人物身上,陆建勋,你不亏……
“静静,静静!”彭三没好气地走到了讲台上,目光一扫,狠狠地瞪了张日山一眼,“我说说下周运动会的安排。”
齐八爷愣了愣,是啊,要运动会了。
运动会分田赛径赛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小游戏”。
高一高二时齐八爷是对这种活动敬谢不敏的,原因无他,对于田径项目,自己随意跑两步路就能累得要命,更别说在跑道上和别人比试。而“小游戏”也是因为……
彭三站在讲台上,冷冷道:“有没有人报名。五十,一百,二百,四百,八百,一千,两千,跳远,跳高,跳绳,毛毛虫,扛大米,双龙,手舞足蹈。”
名字太奇怪了好么?!
这是正常游戏该有的名字么?!
“我报名手舞足蹈。”张日山举了举手,说道。
彭三皱了皱眉,“小游戏”和田径项目时间是相撞的,也就是如果报名了“小游戏”就无法再报名其它的项目。张日山是他们班运动会的中坚力量,他想反对,却映上那人不容置疑的神色,撇撇嘴道:“你的队友?”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会是他身旁的祝恭时,张日山则是淡淡地说出了他心尖上的那人的姓名:“ 齐八爷。”
祝恭在他一旁无所谓地笑了笑,道:“我和小楠也报名。”
“嗯?对对……我们也报。”林楠一脸懵逼地答应了下来。
其他同学见这几个班级里的领头人物先后报名了项目,也纷纷嚷嚷,举手报名。
手舞足蹈,听着比较“高端大气上档次”,实际上就是一个……我比你猜禁言版,一个年级十二组,每组十个词,率先完成的一组获胜。
下课之后,林楠挤到祝恭和张日山身边,满是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选择了齐八爷?”明明他身边这个才是他的女朋友,他怎么能擅自和“陌生男子”组队?
祝恭与张日山不约而同地笑了笑,祝恭站起身来,道:“小楠,我们去吃饭吧。”
林楠忿忿地给了张日山一个白眼,拉着祝恭扭头就走。祝恭则是在背后偷偷笑了笑。
“……事情就是这样了。”食堂中祝恭徐徐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给了林楠,“我只是想帮助哥哥和八爷。”
“那不是太委屈你了!”林楠提高了音调,没有被祝恭的话所迷惑,“做了这么多,只是为了他们那对有情人能够终成眷属。”
“其实没有……”祝恭偷笑着,表情十分愉快,“那天,我趁着旁人没注意,把三楼厕所的牌子换了一下,齐八爷躲进厕所监视我和陆建勋时看到里面的装潢是多么懵逼,我是能想象的,我虽然帮了他们,但是却不会放弃整他们。”
“真好……”林楠低低说了一句。
“什么?”祝恭愣住了。
“我的祝大小姐,没被男人给拱了。”女孩儿的笑容灿烂得有些耀眼。
“喂……我说,那可是我亲哥!”祝恭撇撇嘴说道,不经意地绽开了笑容。
时间的流淌,永远是悄无声息的。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这是他们高三党最后一次运动会。红旗招展,呼声震天。
操场上,几排学生站在一起。那边是紧张刺激的跑步比赛,这边则是那些名字奇奇怪怪的小游戏。
一共十个词。齐八爷默默地看着张日山做出来的各种动作以及比划出来的各种手式,嗯,完全看不懂呢……
齐八爷默默地把右手放在身后,看到对方担忧的神情,他向那人露出微笑,示意他没事,看不懂,但是他可以算嘛!
卡拉OK。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微笑。
枕头。
床板子。
拼图。
美貌。
婚礼。
笔记本电脑。
直到最后一个,齐八爷看到张日山的动作愣住了,只见对方用手指着他自己,还冲他眨巴眨巴眼睛。
他笑了,放下了原本打算继续掐算的手轻轻说出了那个词。
“爱人……”
一旁作为“手舞足蹈”游戏的裁判员的张启山默默地揉了揉眼睛,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瞎。
九月份风清凉却不刺骨,阳光透过云洒落在两人身上,虽有整个操场的人,但他们视若罔闻,只是互相注视着对方,望时间能够在此刻停留。
我喜欢你。
情之所钟。
心之所向。
一年后,长沙九门出了两件大事。
上三门张家张日山与八门掌门齐铁嘴结为姻亲。
而后半年张家掌门张大佛爷与红家掌门二月红结亲。
至此,三家亲密无间,生死与共。

b1.张家掌门指的是长沙张家,怕误会敲咪咪地指出来。
b2.“小游戏”的名字纯熟恶趣味。
b3.随后会有番外,补充正文缺少的内容。大概会有“张启山x二月红”“二月红”“齐八爷”“齐八爷和张日山的幸福生活”“祝恭”“林楠”“祝恭和陆建勋非cp”等,一共凑满22章或者25章。
b4.我们的祝恭成功助攻之后表示:我用生命助攻之后自己还是一只单身狗
b5.副八怎么可能不甜呢
b6.正文完结感谢支持
b7.番外同时可能会更那个新坑
b8.欢迎天使们评论!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14)

日上三竿,有人欢喜有人愁。
齐八爷看着在自己面前大献殷勤的张日山,不屑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八爷,八爷你别走啊,昨晚是我不好,可我……”张日山连忙追过去,道歉着。
“哼,你还好意思和我扯昨天?”齐八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怎么这样就,和这家伙上床了呢?
突然间齐八爷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沉,问道:“我问你,你的那个女朋友究竟是什么人?也是九门的人?”
张日山讪讪地笑笑,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才能让他不生气。
齐铁嘴见他那副德行就知道其中定是有什么内幕,也是,这么多年也没见这个呆瓜开过窍,怎么会突然喜欢上一个女孩子,还是素不相识的那种。
“如果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张日山搓了搓手,知道自己早晚得向他解释清楚这件事。
“我可不保证。”齐八爷哼了一句,等着他的下文。
“其实……她是我妹……”张日山犹豫很久,终于把这话说出了口,没想到却得到了齐八爷的嘲讽。
“哟,”齐八爷拉长了声音,打量着这人,“你们大户人家可真会玩,又是那种表兄表妹的戏码了?我说,这都已经不是封建社会了,你怎么还干那种事?”
张日山苦笑着摇头,道:“八爷你听我解释,她是我的亲妹,同父同母的那种。”
“嗯?”
“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她跟了母姓。”
聪慧如齐八爷立刻就明白了他这么做的目的,在他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微愠怒道:“所以你因着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假装情侣来刺激我?你就这么想逼着我先和你说出那句我爱你?”
张日山将人揽入怀里,柔声道:“我是怕,八爷知道了我的心思之后,会拒我于千里之外。”如果真的那样,他宁愿与八爷维持着那段单纯的友情。
“呆瓜,”齐八爷斥了一句,轻声道:“我怎么会拒绝你。”只有你,在我心中,是最为重要的存在。
“八爷……”
“日山,老八……”张启山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用手捂上了脸,随后觉得不妥地放下了手,“我去一趟二月红的家,你们就呆在家里。”
“佛爷,二爷怎么了?”齐八爷皱眉,他心思素来细腻,昨日发生的事情非同小可,他担心二爷会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来。
“应当无事,只是担心他,我走了,这家里就剩下你们两个人,青天白日的,注意些分寸。”张启山意有所指的话语让两人默默地低下头。
“好的,佛爷。”
佛爷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推门走了出去。
齐八爷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拿出了手机,伸出食指,勾了勾,示意张日山到他身边来。
张日山顺从地坐在他身旁。
“还记得这个app么?”齐八爷手指敲了敲手机的屏幕,“我改进了些许,你试试,点击它。”
张日山不明所以地伸出手,触碰了那个图标。
一个充满了粉色泡泡的页面被弹了出来,齐八爷一看,顿时变了面色,收起手机,不让这人查看。
张日山心觉奇怪,这页面上究竟显示了什么内容,居然让他这么紧张?念此,伸手去抢,道:“八爷,你不能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之后又把试图把他压过去啊……”
齐八爷不为所动地将手机藏到身后,道:“我改主意了,不准你看。”张日山蹭到齐八爷身边,在他耳畔轻轻问道:“八爷,真的不给看么?”说罢轻轻吹了口气,挑逗之意甚明。
“罢了罢了,”齐八爷最受不了他这副样子,面带绯色地将手机拿了出来。见了那句话,张日山乐了。
“卦象显示……”齐八爷慢吞吞地读着那句话。
“……我想上你。”张日山立刻接口道。
“八爷,你这‘奇门八算’app真不错,蛮准的。”张日山笑眯眯地说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的杰作,”齐八爷刚要夸耀一番,就看到张日山近在咫尺的脸,以及感受到了那逐渐下流的手,“喂,你不是又要……明明才……”
余音被那带有侵略性的吻给止住,唇齿间泄出一句话:“只要是八爷,多少都不够。”
另外一边,二月红家。
将车稳稳停到楼下的张启山微微皱眉,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又说不出来,许是错觉吧。拾级而上,他走进了二月红的房间。
房间内是冲天的酒气,惹得张启山连连摇头,看到明明已经醉得不行却依旧往自己嘴里灌酒的二月红立刻冲了过去,这一情形,他只在两年前丫头死的时候见过。
醉生。
梦死。
“还给我……”二月红神志不清地呻吟着。
张启山一把将人抱入怀中,道了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张启山……你来了啊,张大佛爷,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热闹么?我二月红的热闹,没有那么好看!”二月红大声叫喊着,言语间带着恼怒,“丫头……死了……大仇得报,我为什么还活着!”
“你要活着,”张启山轻声说道,“为了丫头,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随后道了一句“得罪了”,一把将人横抱起来,走向了卧室。
“二爷,睡一觉吧,起来之后,什么都好了……”张启山给人掖好被子,静静地看着他的憔悴的面容。
二月红缩进了被子里,昏睡了过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着,二月红清醒过来已经是黄昏了,他皱着眉头从床上起来,就看到在一旁躺椅上的张启山,不由得开口:“佛爷?”
张启山听到那句称呼极了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下醒了过来,看到二月红的模样松了口气,道:“你恢复了就好,怎么喝成那个样子?虽然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但是,无论如何也应该照顾好自己。”
二月红沉默了下来,祝恭的话语在他耳边回想着,身边关心着他,爱着他的人……
他真的,有机会,重新开始么?
面前这个人,在他困难的时候给他援手,在他落魄的时候予他安抚,就算是现在,他也是一副关心着他的样子,也许这样的人,真的可以……
“张启山。”二月红正视着他,道。
“什么?”张启山一愣,自己这是多久没听到二月红叫他的名字了?平常大多和旁人一样称自己为“佛爷”,可是他从不想被这个人那么称呼,他想他叫自己的名字,也只想他一人叫自己的名字。
我,想做你一个人的张启山。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二月红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出这句话。
“如君之愿。”张启山扬唇,说出这四个字。
红官,我终于,等到了。



请跟我读:欲求不满。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13)

冰棺碎裂,张启山意味深长地看了那祝恭一眼,没有多说,给张日山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看好陈皮。
“二爷,别伤心了,”张启山低声劝慰道,“一切都过去了。”
出乎意料的,二月红没有恼火,只是目光停留在那处,久久没有移开。
张启山见状,颔首道:“既然如此,兄弟们都已经在外面了,直接全部带去警察局。我们也跟着一同去。”
“佛爷!”二月红猛然打断了他,“我要回去了,我有些累。”
二月红合上双眼,虽然神采依旧,却掩饰不住他眉目间的疲惫与沉痛。
“天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放心不下。”张启山皱眉,虽然有心让这个一时间经历了大喜大悲的人放松下去,可是,这样的状态,他又如何放心让这个人独自离去呢……
“让祝姑娘送我一程吧,她是个可靠的人,我看得出来。”二月红似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
张启山面容微变,看向祝恭。祝恭回以微笑,道:“辛苦二爷了,祝恭送您一程也是应该的。”说罢,毫不留恋地走出这间屋子。
警车的声音在深夜之时甚为明显,一辆辆警车从学校开走。原本装修精致的手术室,此时只剩下陈皮一人。
张启山没有将陈皮供出去。
这样一个说一不二的男人,在那时间,竟然有了心软。陈皮对他师娘的情感与他对二月红的情感何其的相像。
可望,而不可及。
虽然知道了这两年来陈皮的助纣为虐,可他还是没能狠下心,将二月红唯一的徒弟推向绝路。
“陈皮,我饶你这次,天下之大,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正确的选择。”
失魂落魄,大概是那时陈皮的唯一情感。
那边,祝恭和二月红上了车。
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但是祝恭的车技尤为熟练,没过多久,就将车停在了二月红家楼下,刚想下车,却被人用枪抵住了太阳穴。
“二爷,怎么了?”祝恭神色未变,从容地问道,“这可是管制用具。”
“怎么了?”二月红冷笑一声,抬手上膛,“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将那冰棺打碎!”
祝恭轻声而笑,未见丝毫紧张,道:“二爷,小心走火。”见他越来越难看的神情,心中暗道不好,连忙将话引到正题上,“二爷,夫人过世了,这点你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那裘德考……”
“您莫不是要信裘德考的鬼话?人死不能复生,他万般借口,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他拿出冰棺的目的也是为了能够控制二爷你,这些我想二爷都明白。”祝恭淡然说道。
“你可知道……丫头……她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就算……就算只能看到她的尸身……我……我也……”二月红的声音微微发颤,他知道,所谓的起死回生是他不切实际的想象,可是,这个人,为什么连最后一丝希望也不留给他,“你凭什么决定丫头的尸身!凭什么,让她彻底地离开我!”
祝恭终于转过头,直面二月红,任由那枪抵在自己的额头,掷地有声:“二月红,是,我没有那个权利,所以你可以怪我,恨我,甚至开枪杀了我。但是,你为什么不能为丫头想想呢?”
“什么意思?”二月红呼吸一滞,连声问道。
“我自幼在家中学习医术,精通中西医,当时手术室中八爷所说的那股淡淡的腐臭味是从何而来?正是裘德考那个不入流的医师强行封存尸体所致!两年已经是一个极限了。接下来,你会看着她的尸身慢慢地腐烂生虫,也许你不在乎,也许你觉得只要是丫头,什么都无所谓。可是这一切,丫头会愿意么?她会愿意自己的那副模样呈现在她最爱的人的面前?”祝恭停顿了片刻,继续道,“她不愿意!她宁愿自己以一个完美的形象在你面前死去,也不会愿意自己的尸身在你眼中逐渐的腐败。她所希望的,是你能够幸福地生活下去。可你呢?自从丫头过世后,就闷闷不乐,接了无数通告只是为了麻痹自己,二爷,丫头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不能看看未来,看一看,你身边关心你的,爱着你的人?!”
二月红紧紧地握着枪,苦笑一声,丫头的愿望他何尝不知道,这两年,他一直躲避,企图隐藏自己的苦痛,可现在,自己的伤疤就这么被这人给揭开了。
祝恭悠悠叹息着,放柔了声音,道:“二爷,祝恭言尽于此,我无权干涉您的想法,日后有缘再见。”说罢,转身开了车门就走。
一声枪响,右臂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子弹从她右臂处擦过,却听二月红冷漠至极的话语,道:“从此以后,你我就不必再见了。”
祝恭苦笑,用左手捂着自己的脸,不愧是二月红,下手就不带有一点犹豫的,佛爷,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再弄下去,我这条小命大概就得交代了。
祝恭默默地走在街上,想到了那个女孩儿的模样,她觉得静谧这个词语用来形容那个女孩儿,真的是再贴切不过了。能得一人那般执着的爱,真是幸运的姑娘。可怜她一人,张日山和齐八爷搞在一起,佛爷和二月红说不定也搞在一起,她这孤苦伶仃一人,将来不知道要看多少秀恩爱。
另外一边。
张启山三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所幸明天是周六能够休息两天。
回到家中,张启山看到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已经明白了,随手挥了挥示意他们俩有什么事情滚回房间说别在这里碍他的眼。
张日山一把两人拉进房间,反锁了房门。
“八爷,你之前说了什么?”
齐八爷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勾唇一笑,道:“我说,我喜欢上一个呆瓜,他叫张日山。”
张日山将人压倒在床上,在人耳边轻声说着:“八爷,你喜欢我就够了,上就交给我了。”
衣衫尽数被两人踹到地上,月光的照耀下,是两个交缠在一起的身体,间或发出低声的喘息。
“张日山,我爱你。”
“八爷,我也是。”
大厅,正在看电视的佛爷将遥控器狠狠往地上一砸,今天也很想教训张日山和老八呢。




b1.佛爷日常被秀恩爱呢
b2.祝恭表示自己是在用生命助攻呢
b3.副八终于河蟹了呢
提问:是被秀恩爱的更惨还是用生命助攻的更惨?

[副八]毒雾奇谈(文案)

先放个概要,参考了毕方扣那个电影。

一觉醒来竟发现身处破庙,破庙之外是漫天的毒雾。
本是九门兄弟,却为了生存而刀剑相向。
破庙之中,机关重重。
传闻,入庙的九人之中只有一人可以活着走出去。
究竟是诅咒还是有人作祟?
真相背后,又隐藏着哪些无奈与心酸?
原本亲密无间的两人,为何反目成仇?
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欢迎走进《今天副八秀恩爱了吗系列之毒雾奇谈》

好好的一个文案被窝写成了什么鬼?
预计想上我完结之后开始更新。
顺便征集一下除了副八以外的七个人的名字。
感谢支持,内有ooc,占tag致歉。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12)

一副冰棺。
二月红与陈皮看到那棺时的神情变了。
陈皮一把将祝恭推开,冲了过去,怔怔地看着棺中的人。
棺材内,是个风华正茂的少女,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还是两年前的那嬉笑的女子。
“二月红先生,你知道我想做什么么?”裘德考抚摸着那副棺材,“不错,确实有很多人因为我的实验死去,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我的实验一旦成功,就会让他们……全部活过来。”
二月红身体停在原地,没有丝毫的言语。
祝恭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面容上泛起了一丝嘲讽之意,道:“裘德考,你想实验想疯了么?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天地至理,你自诩一代医师,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妄图打破天地秩序的么?”
副官皱眉,想要走过去拦下这人,却被八爷死死拉住。
“不可,”齐八爷低声说道,“放心,她不会有事。”这话自然是编的,他刚刚算了一卦祝恭的命数,大凶。
佛爷冲着祝恭赞许地笑了笑,上前几步,放在二月红与冰棺之间,道:“起死回生,何等的谬论,裘德考,现在这个年代,你居然还信这种事情?”
剑拔弩张的气氛让齐八爷微微皱眉,自己这方是佛爷,二爷,副官和他,对面那方是裘德考和陈皮,除了祝恭在两组之间的位置较为危险,自己这方应当是稳赢的,可是,这卦象显示说,将有转机。
若是转机,岂不是他们这边的情形要不妙?
不对,更重要的是,丫头的尸身为何会在这里?
难道说,当年二爷甚至没有见到过丫头的尸体就……
齐八爷不由得捏了一把汗,道:“小心,大凶。”
张日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八爷,可能我说话有些冒昧,但是,好像你每次算卦的结果,都是大凶?”
齐八爷沉默。
“你是不是喜欢大凶?”张日山问道。
“瞎说什么,我不喜欢大凶。”齐八爷撇了撇嘴,没好气地回答。
“那你喜欢什么?”张日山追问道。
“我喜欢你。”齐八爷脱口而出,回答道。
张日山懵住了,他刚刚一定是幻听了吧,一定是吧?
祝恭握紧了拳头,她的听力素来好,她从一开始就不该对这个逗比抱有任何的希望。
呵呵,能对逗比抱有希望的她一定是个逗比。
张启山凝视着裘德考,冷声道:“裘德考,为了这么个实验,无数人丧生,制造死亡之后再给他们新生,你以为,你的行为会受人敬仰?”
“呵,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古话么,叫做,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的目的是名垂青史。只要我成功了,就不会有人在意我曾经因为这个实验伤害了多少人。张启山,张大佛爷,我听说过你的名号,也知道你在长沙的地位,你之所以肯屈居于这所学校,不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么?张启山,我告诉你,我没有错,为了我的事业,不,为了全人类的事业,无论牺牲什么,都是值得的。”
“为了你那不可能实现的目标?”祝恭笑容满面地在这间手术室徘徊,陈皮此时已经失了战力,一时半会儿是恢复不过来的了,她也就放松了下来,蓦然停在一处,轻轻敲打着,“这里面是空的。”随后又往前走了几步,笑眯眯地道,“这里也是。”
“裘德考先生,你所谓的起死回生,就是将人的血液从身体中提取出来,移到另外一个人地体内?”简直可笑至极。
“这才是第一部!我的计划是……”裘德考连声道。
一柄刀从裘德考脸颊划过,直直插到裘德考背后的墙面。
“我说过,你的起因也好苦衷也罢,我都不屑于听,你只需要,和我们去警察局就好了。”
张启山抛了抛手中的飞刀,目光扫了一眼身后的二月红,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请――”
“陈皮救我,我能让你师娘起死回生!”裘德考看着越来越逼近的张启山与祝恭两人,厉声叫道。
陈皮身体一颤,他知道,起死回生无疑是谬论,可是,即便是谬论,也是一种可能,面前的丫头,还和两年前一样,就算是她死于裘德考的实验又如何,如果裘德考真的能让丫头活过来,那么等丫头复活之后再杀了他也不迟。如果他不能,他一定会让裘德考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陈皮一个转身插在了三人之间,对于张启山的恨意让他直击对方命门,几招下去,却是招招毙命的架势。
张日山见状不对,对身边的人嘱咐了一句,道:“八爷,你小心。”
齐八爷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小心”,便躲在二爷身后,伸出只脑袋,看着战局。
陈皮虽然是厉害,可终究不敌佛爷三人,败下阵来,被压制在地,不甘道:“ 师父!你就这么看着他们把救回师娘的希望给泯灭了?!”
二月红手紧攥成拳,他知道,起死回生是不可能的。
可是,丫头……
他缓步走到封存了丫头尸身的冰棺面前,蹲了下去,轻声道:“丫头,你还好么?我真的,很想你。”
“二爷……别犹豫了!”张启山蹙眉,劝说道,却难以置信地听到一句话。
“佛爷,能不能,就此作罢?”
张启山失声而笑,道:“二月红,你在想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和陈皮一样信了这医生的鬼话?人死不能复生,二月红,我希望你能够清醒点。”
“不……我只想和丫头在一起,佛爷,二月红只想和丫头在一起……”二月红呢喃着重复这句话,眼神中有着一丝挣扎。只要是为了丫头,无论多小的概率,他都要一试。
张启山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了一个轻微“咔嚓”的声音,他凝神望去,面色一变,只见丫头的冰棺从中间裂开了一个缝,不断地扩大,片刻之间,原本完完整整的棺材,竟然不断开裂,直到,分成无数部分。
“丫头!”
“师娘!”



b1.困的要死的时候写的可能有的地方逻辑不太对
b2.快完结了有人点梗写下一篇么启红+副八
b3.感谢大家支持,完结时候会精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