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古墓通幽处。贰

倚天x铃儿
我想叫他们天津组
我伪通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002
  倚天性情不愿多言之人,金玲亦是寡言不喜交际,所以两人从峨眉山一路下来并没有多少言语。峨眉山下是市井人家,走在街道上喧哗之声不绝于耳。
  见得这般场景,倚天不由得几分惊讶,“我常年居住在峨眉山上,却不知山下竟是这般景象,实在是令人讶异。”
  “久闻倚天大哥醉心于剑道,寻常之事不得你的青眼,不解人间风貌也非怪事,我们古墓派亦是如此,久居古墓不得外物之扰。”
  倚天摇头,突然看向某处,神色严肃。“怎么了?”金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什么也没看见,疑惑地询问。
  “无事。我只是看到了一个熟人罢了。”倚天收回视线,“我们要去古墓派,需要经过冰火岛和昆仑山,你的伤势能够坚持么?”
  金铃勾唇而笑,声音轻柔而又充满了从容,“自然可以的。”
  “那便好。”
  一阵嘈杂之声传来,远处围着一群人,义愤填膺地叫喊着什么。倚天走了过去,“发生了什么?”他问,随后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绿衣少年正被人推倒在地上。
  “你们在做什么?”倚天的言语之中充满了不满之意。他拨开人群,扶起了那个倒地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畏畏缩缩地看了他一眼,立刻低下头,“我叫绿竹。”
  “你们怎可对一个孩子动手!”倚天环视一圈,目光凌冽
  人群之中有人发出了不屑的声音,“你是何人,怎么为这个盗贼说好话?”
  “盗贼?”倚天看着绿竹,“你偷了东西?”
  “没有。”绿竹矢口否认。”
  金铃站在人群后,看着这一场面,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和不满。手指被他紧紧地握着,目光试图从两个人的身上移开。
  “他还是个孩子。”倚天淡淡地说着,为他申辩。
  “大哥。”金铃走了过去,打断了他,“我们还着急赶路。”
  倚天将绿竹护在身后,看着刚刚发声的那人,“他偷了什么?”
  “他偷了我三个包子!”那人怒气冲冲地回答,“你是想赔给我吧,我不需要你这种施舍般的行为!我需要他对我道歉。”
  倚天扶了扶额角,看向绿竹,“绿竹,你拿了他的东西?”
  “我没有。”绿竹扭过头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既然你觉得我偷了东西就不要这般假好心。”
  “你怎么能够这般说话?”金铃不满地看着他,随后又转而向那人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还请您看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宽恕他一二。”
  “啊――”未等那人开口,就听得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其声凄惨至极,让人听后有魔音贯耳之感。
  “是魍魉!”金铃面色煞白,紧紧地握着拳。
  “什么?”倚天立刻放下了这边地事情,将绿竹推给金铃,冲了过去。
  只见那魍魉咬断了一个姑娘的脖颈,倚天大怒,提剑攻去。剑势如行云流水般流畅,直逼要害之处。
  鲜血溅在地面上。
  金铃带着绿竹赶了过来,紧跟其后的则是之前围着绿竹的那群人。
  “倚天大哥,你没事吧?”金铃有几分担心地询问。
  “不过是几个小喽啰罢了。”倚天挥手示意自己无碍,“只是,令人不解的是,魍魉之物素来出现在诸家圣地,灵力充沛之处,如今怎会现身于闹市之中?”
  金铃看着地上魍魉的尸体,厌恶之情油然而生。
  “倚天大哥之言差矣。”金铃摩挲着天青色的衣袖,他的衣衫早已被毁,这衣服是倚天在他那个破旧的木屋里翻来翻去才找到的,据说是他还未在峨眉山修行时的衣服,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绿竹看,“魍魉之物以阴邪为生,这人世间,人越多的地方,才是更为阴邪,依我看来,市井之处没有魍魉才是奇事。”
  “你说是吧,绿竹?”
  绿竹淡淡地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感受到了这名身着天青色对襟长袍的人对他的不满,却不知来自何处。
  倚天走到了先前那人处。
  “原来是倚天大人。”那得理不饶人的人立刻转变了态度,向他行了一礼,“不知是倚天大人,方才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倚天摇头,“无事,只是这孩子……”那人立刻道,“虽说他拿了我的东西,但既然是倚天大人开口,您就将他领走吧,”随即压低了声音,“这孩子家境贫寒从小就在此地乞讨,倚天大人,您可要注意啊。”
  “嗯。”倚天颔首,走到绿竹和金铃面前,“绿竹,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吧。”绿竹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真的么?我从小就想像你这般行侠仗义除尽天下邪恶之辈!”
  倚天摸了摸他的头,“会的。”未向身后一群人道别,就继续踏上了“旅途”。
  冰火岛离得不算太远,但是即便如此也需要一天的行程,何况金铃的伤势严重,耽搁了些许时间。
  绿竹一路上都在和倚天讲解着人间风情。金铃跟在他们身边,沉默不语。
  “倚天大哥。”金铃突然开口,两人有些诧异的停止了话题,“再往前就是冰火岛了。”“冰火岛?”倚天停住了脚步,“我们这一路顺畅,没有魍魉袭击,但是若是古墓中有着魍魉,那么冰火岛内必有魍魉出现。”他看着两个人,“金铃,你身上重伤切记小心。绿竹,你年纪尚幼资质又浅,也应该小心,不可逞强大意。”
  “是。”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天色渐晚,倚天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向绿竹介绍着,“这是金铃,古墓派弟子。我们此行是为了斩除重现世的魍魉。”
  ”为何魍魉会再度现世?“绿竹的问题让金铃的目光游离,只是倚天与绿竹并未注意。
  “我也不知,但是无论是何缘由,魍魉者,杀无赦。”倚天冷峻的面容上难得的流露出杀意。
  绿竹笑嘻嘻地伸出一只手,看向这个一路沉默寡言之人,“金铃儿,我是绿竹。”
  金铃冷冷瞥了他一眼,“不是金铃儿,是金铃。”
  “金铃儿。”
  “金铃。”
  “金铃儿。”
  “金铃。”
  “……”倚天看着这两个人的争吵,觉得有些头疼,有一种 自己带了两个孩子的感受,“你们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去找些树枝。”
  “好的,倚天大哥。”两人又是异口同声。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