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古墓通幽处。伍

魍魉被砍成碎片,我想把碎片捡起来,哇的一声哭出来
决定洗白拂尘大佬了
倚天x金铃
天津组
渣文笔

005
  第二天一早,屠龙就被一阵敲打之声吵醒,“谁这么没有公德?”话音未落,就看到金铃拿着一个灰色的长木棍指着他,“屠龙大哥,该上路了。”
  屠龙愣了片刻,转瞬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金铃,你拿着这个破棍子做什么?该不会是想打魍魉吧?伤员就要有伤员的样子,好好歇着就是了,谁给你想的这么,这么有趣的东西?”
  “我。”倚天看了他一眼,回答。
  “倚天你最近是怎么了,竟然会想这么无聊的事情,来来来,陪我打上一架,清醒清醒。”屠龙开启了群嘲模式。倚天懒得理会他,“有那种能耐,不如多杀几只魍魉。”
  “那,我们就比,谁杀的魍魉多如何?”
  “不如何。”
  “……”
  “该启程了,倚天大哥,绿竹,屠龙大哥。”金铃又比划了几下这个棍子,抬头看天。
  “好。”
  从这树林到冰火岛只有短短数里的距离,屠龙却觉得度日如年。
  “诶呀,我的棍子!”金铃一边走着一边练习对武器的熟练度,向前这么一挥,两手空空,向屠龙那里看去,只见棍子正好砸到了屠龙身上,他连声询问,“屠龙大哥你没事吧?”
  屠龙黑着脸答道,“当然没事。”
  金铃面上一副愧疚的模样,但是说出了话却让屠龙有些恼火,“我这是不小心,还请屠龙大哥见谅,这棍子本是用来除魍魉的,若是伤到你了,那就不好了。”
  拜托,我可是武林至尊,会怕你这个小棍子?屠龙心中这么想着,因为担心被倚天笑话欺负后生,并未说出口,只得再说了一次,“无事。”
  金铃点头赞扬着,“我知道屠龙大哥定不会这般脆弱,若是我再次不小心,还请你见谅。”
  屠龙也只好硬着头皮地点头,却忽然看到前面的景象,提醒道,“冰火岛到了!”
  “小心,有魍魉!”倚天一声大喝,挡在了金铃面前,手腕微抬,剑锋掠过,魍魉被砍成了碎片。金铃未来得及道谢,便又冲过来了几只魍魉。
  “你们小心!”屠龙呵斥着,一刀毙命。
  绿竹和金铃对视一下,点头,两人凑到一起,以背相对。棒法急促有力,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藏玄机,好在两人合作无间,一时间竟也无魍魉可以近身。
  魍魉越来越多倚天屠龙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绿竹和金铃却是眉头紧锁,这般硬撑下去也不是办法。
  正当绿竹打算用丐帮的势如破竹棍法时,却见倚天和屠龙两人使出了他们的成名绝技。
  “锐不可当!”
  “冠绝武林!”
  霎时间,所有的魍魉全部变成了七零八落的碎片。
  绿竹和金铃都露出了十分尴尬的神情,“……”
  “呃,不愧是武林至尊,传说中的倚天屠龙啊。”绿竹讪讪地说。
  金铃深表认可。
  倚天和屠龙的神情却与他们俩不同,“谁让你用绝杀招数的!”
  倚天和屠龙同时冷哼一声,向绿竹和金铃走来,“你们还好吧?”
  “好,多亏了倚天大哥。”金铃笑吟吟地回答,看着屠龙的神色,随后补充了一句,“哦,还有屠龙大哥。”
  “这里魍魉竟然如此之多。”倚天皱眉,“怎会如此?”
  一片沉默,没人能答得出他的问题。
  “我们四处看看吧。”绿竹举手提议。
  “虽然魍魉暂时除掉了些许,但是定会还有其他许多魍魉,四处看看并不明智。”金铃反驳。
  “那不是正好可以杀了他们?”绿竹不解地询问。
  “正如我先前所说,魍魉出现是因为结界的漏洞,那么冰火岛的魍魉会不会是也由着什么东西控制着,他们因为那件东西而存活,若是我们除掉了那件东西,就可以消灭这些魍魉了?”金铃分析着。
  “这……”三人都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何处灵力最盛,何处魍魉最多?”倚天突然发问。
  屠龙皱眉,片刻之后缓缓回答,“灵力最盛之处应属冰火岛的中心,那里也是魍魉最多之处,先前我独自前往,险些受伤。”
  “既然如此,我们便先去岛中心,若能因此除尽岛中魍魉,倒是一件好事,若是不能,倚天之剑,不饮血,不还鞘!”倚天厉声道。
  “魍魉所在,凝结阴邪,只怕前路艰难。”金铃叹了口气,喃喃着。
  “那便去岛中心罢。”屠龙难得地附和了倚天。
  冰火岛中心之处。
  “该死!这里魍魉怎会如此之多?”屠龙怒喝着斩除了拦路的几只魍魉,一不留神竟被魍魉划伤,“该死,竟敢伤我!”
  “谁让你方才使用冠绝武林的?那种杀敌同时对自己有所损耗的招式,早就对你说过不行。”倚天在一旁凉凉地埋怨着,言语中却尽是关心。
  “哼,我屠龙不会输给任何人。”
  “巧了,我倚天亦是如此。”
  正当两人一边杀魍魉一边斗嘴的时候,绿竹突然叫道,“在那边!”
  三人顺着绿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面镜子正闪烁着妖冶的光芒,而镜子每亮一次,魍魉的数量就增了许多,攻势也越来越强。
  “得打破那面镜子。”屠龙这么说。
  “我去。”倚天脚步一转,转到了魍魉身后,回手一剑。
  “倚天大哥,你要小心!”绿竹和金铃勉强将面前的魍魉除去,与屠龙会和,“我等掩护你!”
  几人缓缓地像镜子处移去,魍魉的攻击越发频繁,除了倚天,三个人身上都见了血色,金铃咬紧下唇,先前的伤势有着要复发的趋势,再加上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人,难以承受魍魉的如此攻击,额角流下了汗水,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得握紧棍子,抗着魍魉的攻击。
  绿竹那边也没好到哪里,虽然是丐帮弟子,但是很少与魍魉争斗,也渐渐地落入了下风。唯二轻松的就是倚天和屠龙了,砍魍魉就像他们平日修行一样,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听得“咔嚓”一声,压力突然一松,绿竹和金铃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倒在了地上。倚天拿着那面镜子的碎片,若有所思。
  “这是什么?”屠龙走了过去,问。
  “这是……”正当倚天打算回答之时,地面突然摇晃起来,通往此处的路,逐渐崩塌,“不好!快跑!”
  绿竹和金铃连忙站起身来,“这,怎会如此?”
  “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冰火岛,我比较熟,跟我走!”屠龙高声道。
  “好。”三人跟着屠龙沿着某条路飞奔着。金铃被落在了最后,先前与魍魉激战之时诱发了旧伤,如今的速度自然不能与他们三个相比。
  倚天向后看去,见到金铃的模样眉头微蹙,停下脚步,到金铃的面前,“你太慢了,莫非想葬身于此?”不由分说地将人背上,“我背你吧。”
  金铃怔怔地看着他的行为,“抱歉,我拖累了你。”
  倚天没有丝毫在意,继续跟着屠龙往前跑,“这是我的选择,何谈拖累二字。”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