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古墓通幽处。陆

我今天竟然双更了我被自己感动了bu
依旧是天津组
我要准备坑绿竹和屠龙了bu
  
006
  几个人的脚程并不慢,没有多久的功夫,就从冰火岛逃了出来,面前之地,高山巍峨,云雾飘缭,山峰破开云层,给人以强烈的威压。
  “这是哪里?”唯一不解此地的是绿竹,“这山看着好高啊。”
  金铃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这里是昆仑山。”
  绿竹看了过去,却见金铃依旧在倚天的背上,他笑嘻嘻地回答着,“哦,昆仑山啊,我说金铃儿,这都出来了,你怎么还让倚天大哥背着你啊,莫非是赖上他了?金铃儿,不如下次让我来背你吧?我丐帮兄弟最重义气了!”
  金铃面上掠过一丝绯红,连忙让倚天放下自己,然后走到绿竹面前,“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许叫我金铃儿,你重义气是吧,”他指了指旁边的屠龙,压低了声音说,“我和你说,冠绝武林那一刀法,虽能对对方造成极大的损伤,但是对自己的损伤也不小,需要调息一刻钟方能恢复,不如下次屠龙大哥再用的时候,你去背他吧。”
  “啊?”绿竹愣了一下,然后点头,“我知道了,金铃儿。”
  站在一旁的倚天自然是听到了这番对话,不由得有几番好笑地看着这两个人,“金铃,你别欺负绿竹了。”
  金铃轻哼了一声,“我才没有呢。”言罢走到一边不去看这两个人。
  然而令两个人没有想到的是,绿竹默默地将金铃的话记了下来,并且加以实施了。
  虽说是到了昆仑山境界,但是几人并没有放松,而是始终地保持着警惕。
  “诶,怎么走了这么远还是没有看到魍魉啊。”绿竹忍不住抱怨。
  金铃呵呵一笑,“绿竹,你是很想遇到魍魉是么?”
  “不是啦,我只是想,那冰火岛魍魉无数,为何在这昆仑山却没有遇见丝毫魍魉?呃……魍魉!”
  “如你所愿了。”金铃在那里嘲讽,挥棍掀翻面前的魍魉。来的魍魉并不多,又没有什么特殊的品种,故而很快就被除尽了。倚天收起剑,“这些魍魉,实在是不知死活,竟敢闯入昆仑山,不过正好,能让我熟悉剑招。”
  “嗯?”金铃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为何来昆仑山就是不知死活。
  屠龙闻言,沉默了片刻,没好气地问,“喂,倚天,他会在昆仑山么?”
  倚天泰然自若,“他在不在昆仑山,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绿竹却急得不行,连忙询问,“是何人呐?”
  未等两人回答,一个清脆而又略带戏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是我。”
  第一能够摄取人的目光的是他那双色的瞳孔和那清俊秀美却不是英气的面容,其次是那与中原不同的服饰着装,一副彬彬有礼地向四个人打招呼,“初次见面,我是圣火。”
  “什么?生火?”绿竹没有听清他的发音。
  “……”
  “是圣火。”金铃小声说着。
  “哦哦哦原来是圣火大哥!”绿竹是唯一一个回了招呼的人,“我是绿竹,圣火大哥你好!”
  屠龙面色十分难看,想装作不认识那人一般,抬头看天,。
  “诶哟哟,屠龙小弟,好巧啊!你怎么在这里啊?”不出屠龙所料,圣火向绿竹微笑示意之后就凑到了他的面前,“屠龙小弟,许久不见,你可曾想念过我?”
  屠龙冷漠地回了他一句,“如果可以,我很想悼念你。”
  “诶呀,这就是屠龙小弟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这样咒我呢,我可还记得当年你身受重伤,到我明教来的模样呢,那时候的你真的很可爱呢,不想像现在这般动辄便要打打杀杀的。”
  “你废话真多。”倚天淡淡地瞥他一眼。
  圣火笑而不语,这么多年来昆仑山里连个飞禽走兽的影子都见不到,更别提找人说话了,好不容易盼来了这有意思的屠龙小弟,又怎么能不说上几句……几十句呢?
  “这里的魍魉是什么时候来的?”倚天问,“数量如何?”
  听到关于魍魉的话题,圣火终于收起了那副样子,一脸正色,“这些魍魉大约是在半月前出现在昆仑山的,数量众多,即便除掉也会在短时间内出现更多的魍魉。”
  “这些魍魉力量如何?”倚天继续问。
  “力量远远超过了普通魍魉,昆仑山灵脉众多,若是魍魉始终再次,只怕会……”圣火叹息,露出了一丝不甘的神情。
  “圣火,我们四人是从冰火岛而来。”
  “冰火岛?知道,知道,不就是屠龙小弟的窝么?怎么,莫非是让魍魉给端了?”言语虽然轻佻,眉头却紧皱着。
  “瞎说,我屠龙的窝……不是,我屠龙住的地方是随便就能让人给端的么?”屠龙跳出来立刻反驳。
  倚天看着屠龙的眼神有着些许绝望,对他的话置之不理,“冰火岛上魍魉众多,我们寻了灵力最充沛的地方,找到了一面镜子。”
  “镜子,莫非……”
  “莫非什么?”
  “我曾听说,千年之前那人封印了魍魉之后,为了防止意外的出现,留下了一件东西。”圣火缓声道。
  “什么东西?”四人异口同声地问。
  “这个嘛……不如屠龙小弟叫我一声圣火大哥,我就告诉你们。”圣火突然话锋一转,看向了屠龙。
  “……”
  “这不可能。”屠龙立刻接口道,“想让我叫你,除非东日西出!”
  倚天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脸,这两个幼稚到了极点的人是谁他认识么?
  圣火令拍了拍屠龙的肩膀,“开个玩笑而已,不必在意。”趁着屠龙还没翻脸,立刻道,“叫做引魂镜。”
  “引魂镜?!”
  “是咯。传说中打破了引魂镜,就是断了魍魉的命脉,就死翘翘了。”圣火摊了摊手,“可是毕竟是传说,谁知道是真是假,怎么,看你们的神情,这莫非是真的?”
  屠龙不喜与他答话,倚天陷入思考,金铃在一旁聆听着,绿竹只好站出来,和他说了他们打破引魂镜之后发生的事。
  “这可是个好消息啊,打破引魂镜魍魉就会消失。”圣火立刻拍手称好。
  “上次我们侥幸未曾遇到魍魉王,若是引魂镜与魍魉命脉相连,那引魂镜所在之处必有无数魍魉,甚至是魍魉王,打破引魂镜听着简单,实际上却是千难万险。”金铃淡淡地说着,手中还是拿着那个在树林里弄到的棍子。
  “嗯,确实如此,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圣火对于这个突然发言的人突然有了些许兴趣,当然,更多的是看到了他身上的这身衣服,天青色的外袍上含着剑招暗纹,,一看便知是谁的手笔,他不着痕迹地扫了倚天一眼,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他叫金铃儿。”绿竹突然插嘴道。金铃白了他一眼,“我叫金铃,出身古墓派,见过圣火大哥。”
  “哦——原来是古墓派的高徒。”圣火若有所思。
  “既然知道了这些,便启程吧。”倚天突然有些看不惯圣火的行为,提议道。
  圣火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倚天,却没有回答他的话。
  “去哪里?”绿竹戳了戳旁边的金铃,问。
  “自然是灵力最盛的地方。”金铃不忍心去嘲笑他,只是露出关爱的神情。
  “光明顶。”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