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想不出合适标题只能这样作为标题的空海和白居易的短篇,空白空无差

圣诞贺文x
一个超短篇
空白空无差
空海要回国了。
作为谴唐使,需要在大唐学习二十年才能回国,如空海这般仅仅两年就返回国家是绝无仅有的。
但他是空海,一个创建了日本佛教系统的当世奇男子。
“空海,你真的要走了?”这时的白居易已经写完了长恨歌,也成功地名扬天下。刚刚回到家,白居易就看到了空海给他的信件,便连夜地赶到了青龙寺。
“是。”空海点头,言语中有着几分对大唐,对白乐天的不舍,“乐天,我必须回去,国家需要我,我要将无上密传播整个国度,使我的国家成为一个佛国净土。”
“空海,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沙门,这不可能。”白乐天袖子下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努力地让自己保持着平静,“你看阿倍仲麻吕先生,在我们大唐不也是生活的很好么?”
空海摇头,目光看向窗外,“乐天,你应该知道,阿倍仲麻吕先生是为了什么而留在大唐,我与他不同。”
白乐天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可是……白乐天定定地看着他,目光中难得的有着一丝哀伤,是啊,你与他不同,你带着传播密教的使命而来,即便在这里有你在意的人,也有在意你的人,你也会选择离开。
空海下意识地撇过头,不愿也不敢去看白乐天地神情,他不是不明白白乐天的心意,可是,他对国家的使命感,让他只有回国这一条道路,再无其他。
“乐天,当时我受师父之命,作为谴唐使来到大唐,目的就是将唐朝的无上密带回国,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
“够了……我都明白,空海,你有你的使命,我有我的将来,而且……我本就知道,我们之间从无可能。”白乐天苦笑着,没有丝毫当初自称自己“无情无义无法无天”的恣意潇洒。
空海上前几步,握紧了白乐天的手,“乐天……”
“空海,不必多说,我,白乐天从不会因为自己而强迫他人违背意愿的。”白乐天将双手抽出,“你走的那天,我不会送你,你回到倭国之后,便将我忘记罢。”
“……”空海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道了一声,“好。”
“每年我都会去给丹龙……你师父上坟的。”白乐天丢下了这句话,转身就走,只剩下空海一人,泪从面上滑落。
一夜无眠。
船只已经备好,空海站在港口静静地眺望着白乐天府邸的那个方向,直到船夫的催促,才上了船,他说不会来送,那便真的不会来。
船渐行渐远,一如两人的距离,也是渐行渐远。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