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副八】与君共长生(2)

对不起今天才更新,最近一直站了沙海的另外一个墙头所以QAQ
更新啦更新啦,给各位比心。
沙海背景
(2)
  七十年前,长沙城中矿山之下陨铜幻境。

  他曾亲眼看见,早已过世的二月红夫人站在他们面前,那个时候,他清楚明白,陨铜即便再威力强大,也不过是制造出来一副幻象而已。那时候,他是佛爷的副官,他没有权利也没有立场去劝说二爷。那时候,他只能选择旁观。许是年少不知深情处,那时候的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聪明如二爷明明知道那是陨铜制造出的幻象还是选择沉浸其中,但是,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明白了。

  八爷……

  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在他的面前,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神采依旧,眉眼如初,给他带来的,是无限的向往与憧憬。

  如果,这里是幻象,那么他宁愿永远沉沦在其中。如果这里是幻象,他愿意舍弃一切,只有和他朝夕相对。他还记得,未能见到这人最后一面的痛彻心扉,还记得那隽美的容颜恶劣的调笑。

  “副官……你怎么在这里?”男人略显得几分沙哑的声音将他从想象带到了现实,从地狱带到了天堂。

  “八爷……”张日山的眼眶立刻就红了,作为张家人,作为军人,他有的是铮铮铁骨有的是坚强不屈,无论是撑起风雨飘摇的长沙城还是清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九门,他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委屈,这是他的任务,这是他的职责,可是,直到现在,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这一条心,早就与八爷,相依相伴,不可分离。

  “副官……张副官,居然真的是你……”齐铁嘴抱着张日山,神情激动,带了一些惊讶更带了一些欣喜,“你知道么,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么多年来,我在古潼京里,不断地祈求祖师爷,没想到终有一日……”

  “等等,八爷,”张日山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语,神情中带了一丝疑惑与不解,“您是说,这些年来您一直呆在古潼京里面,没有出去过?”

  “是啊,怎么了么副官,我这些年来确实一直生活在古潼京,最初的时候,我以为陷在这古潼京中注定是死无全尸了,可是,没想到,那些个九头蛇柏根本不到这里来,不过,也算是无趣的,我在这个房间里头,就这样呆了这么久,诶副官,你倒也别不信,一个人在这里的感觉是真的不好,尤其是我,这么一个喜欢说话的人,居然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了这么久,我都觉得难以置信,有的时候我常常在想不如死在这里算了,可是又觉得不行,九门还需要我,可是这间房子不一样,它是从外往里开的,从里面无论怎么开也无法打开这扇门,副官,许久不见,我在这座墓里面究竟呆了多久,现在九门怎么样,佛爷怎么样,日本人有没有退出我们中原大地,诶,张副官你怎么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别这样……”

  “八爷,对不起……”听着八爷滔滔不绝的话语,张日山竟然出奇地没有丝毫不耐,而是静静地听完这些他以前极度不愿意听的话语,有些事情,只有失去了才知道惋惜,有些人,只有错过了才知道后悔,“八爷你放心,日本人早已经从我中华疆土上离了去,我们的家国也比以前更加的强大,再也不会有外人敢入侵。自从你在古潼京中没有出来,佛爷的状态就一直不太好,不过没关系,他知道了你还活着的消息以后,一定,很开心。”

  “喂……我说你们俩,张日山,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个人么,他是谁啊,你们两个是旧相识么?”梁湾突然插嘴打断了两个人的叙旧。

  “恩。”张日山皱了皱眉,与八爷的聊天被人打断心中有些不悦却未曾显示在面上,齐铁嘴见这两人之间的互动,挑了挑眉,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副官啊,这位姑娘说的对,你和我在这里讲话把人家姑娘晾在一旁实在不好,你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姑娘么?”

  “八爷,这位姑娘是……”张日山有些犹豫,迟疑着开口。

  “我是他的女朋友,梁湾。”没等张日山说完,梁湾就抱着他的胳膊打断了他。

  “恩?女朋友是什么?”齐铁嘴一愣,对于这样的词汇他没有什么了解,只是疑惑地看向了一旁有些局促的张日山。

  “女朋友就是,他,张日山,未来是要娶我的。”梁湾勾出一抹笑容,回答道。

  “原来如此啊,副官,没想到啊,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居然背着我和这么漂亮的姑娘勾搭在了一起,真是不够意思啊……”齐铁嘴听了这个回答立刻恭喜着,心中却莫名地升腾出一种不自在,却不知为何。

  “八爷,我……”张日山看着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八爷这副模样,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梁姑娘,我叫齐铁嘴,长沙老九门下三门齐家家主。”

  “长沙,老九门?”梁湾把这两个词在念了几遍,“我没听张日山说过啊,他和我提过最多的,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佛爷,也不知道佛爷究竟有什么好的,居然能够让他惦念了七十多年……”

  “什么?!七十多年!张副官,现在,究竟是什么年份?我到底在古潼京里面呆了多少年?”听闻此言齐铁嘴脸色骤变,立刻向一旁的张日山询问。

  “二零一八年,也就是民国,一百零七年,八爷,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张日山叹了口气,他不愿意见到的场景还是发生了,之前他便担心得知现在年份之后的八爷会不会难以置信,现在,果真如此……

  “八爷,我不是有意瞒你的。”

  “佛爷,是不是……”

  “是,佛爷与夫人已经过世了许多年了,他们的牌位我已经供起来了,我现在住在新月饭店。”

  “我……知道了,我们出去之后,带我去见见佛爷。”齐铁嘴神色黯淡了下来,坐在床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八爷,”张日山坐在了齐铁嘴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八爷,您别太伤心了。”

  齐铁嘴摇了摇头,想把手抽走,却注意到了张日山手腕上带着的东西。

  “二响环,没想到它居然在你的手上,张副官……”

  “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它依旧带在夫人的手上,八爷,我有个不情之请,虽然知道有些过分,但是请您务必答应我。”

  “呆瓜,你我之间,什么时候需要这么客气了,说吧,需要你八爷帮你做什么?”齐铁嘴拍了拍张日山的肩膀,整个人的重量都倾斜到了这人的身上。

  “二响环是佛爷的旧物,我带着它难免会感春伤秋,我希望,八爷您替我保管着,”张日山目光如炬,直直地看进了齐铁嘴的双眸之中,“八爷,我知道您是除了佛爷对我最好的人,您应该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吧?”

  齐铁嘴被他这话给噎住了,小小的请求?开什么玩笑!这二响环是什么?是佛爷的传家宝!历来都是传给家主或是主母的,他这若是接了,像什么话?可是看着张日山那双眼睛,他又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语来。

  “不行,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不能收下,或者,你把二响环给梁小姐吧……”

  “啊,是啊张日山,你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帮你保管,你不用麻烦齐先生的。”梁湾立刻接过话茬,从他刚刚的话语可以看出这东西对于张日山的重要意义,若是他把这个东西交给自己保管,是不是和张日山的关系就能够更近一步了?

  “不行,这东西,只能由八爷保管。梁湾,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佛爷生前,在这世间最信任的除了我,就是八爷了,八爷,这是佛爷的心愿,您不会为难我吧?”

  “佛爷,佛爷,一天天你脑子里就只有佛爷,什么时候能够天天惦记着我齐铁嘴,我真是就算是做鬼也安心了。”齐铁嘴没好气地瞪了人一眼,这人和当年一样,一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就会扯出佛爷这面旗来,他哪里会去和佛爷求证这点儿事情,就常遂了这人的心愿,只是这二响环……齐铁嘴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随后将其压制了下去,不可能的。张副官,不可能是他想的那般。念此,齐铁嘴勾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拍了拍张副官的肩膀,将二响环从人手中拿了过来,戴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好,副官,这二响环,就由我代你保管。”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