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副八】与君共长生(3)

(3)
  其实张日山知道那二响环根本就不是什么佛爷的传家宝,当年从长沙从北平往长沙的那段路上,八爷他随口胡诌的一句话,却让佛爷将那句话变成了现实,也许这就是他齐铁嘴魅力所在,让人几乎拒绝不了他的话语。

  “八爷,你在这里这么多年,可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不惊动外面的那些九头蛇柏而出去吗?”张日山将东西送出去之后,这才想起了正事,于是问道。

  齐铁嘴沉默了很久,昏暗的氛围将三人笼罩住,很不舒坦。

  “这个嘛,我虽然是不知道,但是我是谁?我可是奇门八算的齐铁嘴啊,就算是真的没路,我也能给你算出一条路来!”

  张日山点了点头,与佛爷百无禁忌不同,他素来是相信八爷算卦的,其实当年他也曾经好奇过,佛爷明明就信任八爷的卦象和能力可却经常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究竟是为什么。直到后来他才渐渐明白了佛爷的良苦用心。

  齐铁嘴这挂越算越觉得不好,眉毛拧在一起神情,有些难看。梁湾见到他这副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有些怀疑地看着他,“喂,我说你这个人到底行不行啊?这到底能不能算出来一条生路啊?这都是封建迷信了,现在谁还信这玩意啊?”

  “梁湾!”张日山打断了她的话,随后转头想要对齐铁嘴解释,但齐铁嘴却突然抱住了他的胳膊。

  “哎呦,我的妈呀,这真的是大凶啊,我跟你说这回是真的大凶,比以前还要凶!”

  张日山压下了心中那么异样,扬起唇角拍了拍他的肩膀,“八爷,当初五爷有一句话,我觉得特别的对。”

  “吴老狗,你提他做什么?他是不是在你面前又说我的坏话了?他成天就是这样,除了诋毁我就是诋毁我,你说说他一个养狗的跟我这个算命先生比什么口才呢?重点是他那个口才居然比我还好,你说这是什么理呢?”

  “五爷当年说,你们齐家人每次算卦都是大凶,我觉得他说的真的很对。”张日山的言语中带上了一抹戏谑,仿佛身处古潼京不知何时能够出去的人并不是他。

  齐铁嘴的面色又轻又白来回变了很多次,最后一拳砸在了张日山的头上,“他们调侃我也就算了,如今你也来调侃我了?”

  “八爷,可以任由佛爷和其他人的调侃,怎么偏偏我就调侃不得,这是不是说明八爷眼中我与他人是不同的?”

  齐铁嘴愣了愣,这一点他倒是从来没有想过从前佛爷调侃欺压他的时候,他从来不在意,可是换了张副官却偏偏让他在意得不行,他下意识地岔开话题道:“你管那么多做什么?我齐铁嘴做事什么时候让你指手画脚了行了行了,赶紧的,从东面,对,就是这个方向从这个方向挖一个洞出来,不要挖太大,只要能容纳一人趴着出去就好了,洞口挖好之后切记不能出声。匍匐前行,二十米之后才能起身,记住起来之后千万不能碰到墙壁,否则九头蛇柏将会感应到有生物的存在。”

  “喂,你这么做真的能帮我们离开九头蛇柏吗?”梁湾有些迷惑,她不知道这和直接出去有什么区别。齐铁嘴想要解释,却被张日山占了先机,“梁湾,你要相信八爷,八爷说的都是对的。”

  虽然知道张日山说的是事实,没有丝毫夸张的成分,但是齐天还是忍不住地有些自豪,心中想着自己那些年来没有白宠这小子,都会在女孩子面前夸他了。

  “也没有你说的那么神,梁医生,你放心,有我在,我绝对会带你平平安安地走出古潼京。”齐铁嘴拍着胸口打包票。

  梁湾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反驳道:“可是这么多年来,你都在这古潼京里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你凭什么这么说,有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此话一出,齐铁嘴与张日山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齐铁嘴瞧这张日山的神情就知道这人是动了怒,拽住了张日山的胳膊,示意他冷静下来,却没有解释自己这么多年没有出古潼京的原因,神色淡然道:“跟着我走有出去的希望或者在这里等死,梁医生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选哪条路。”

  “好吧,我跟着你走,但绝对不是因为相信你,而是因为相信张日山。”梁湾这才同意下来,双手抱在胸前打量着齐铁嘴。

  “我相信八爷。”张日山的话语在这片寂静中显得掷地有声。

  接下来几个人就按照齐铁嘴说的方法在东面的墙上挖了一个坑,不过虽说是几个人一起动手,实际上张日山一个人,他看了看左边的算命先生和右边的梁医生,这两个人都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主,也就只有他一个人出出苦力了,不过他却甘之如饴。

  “你……八爷出了这古潼京,我还会见到你吧?”在最后一锹下去之前,张日山犹豫着开口问道。

  齐铁嘴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所担忧的事情,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吧,虽然我被困在古潼京中这么多年,但是我又不是死了,更不是陨铜创造出来的幻象,你还担心什么呢?我也想念在上面时候的情形了,虽然佛爷与夫人已经仙逝,但是九门后人总归还是有的吧,能够见一见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张日山张了张嘴,但是看到他这副期待的模样,却没有将实话说下去。他如何告诉这些人,经过他的设计,九门中人已经大多数死在了古潼京中。

  这人终究与他是不同的,这几十年难他经历的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孩子般的模样了,而八爷却单单在那个房间里数十年如一日地生活,依旧是那个仙人独行儒雅万千的算子。张日山勾起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八爷依旧是八爷,可他却不是他了,也不知道八爷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会不会对他失望。

  齐八爷的神算之名,绝不是吹出来的,三个人按照齐铁嘴的方法竟然是轻而易举地逃出了古潼京。

  刺眼的阳光洒落下来,齐铁嘴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随后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遍地的白沙。

  而此时,张日山却走到了梁湾的面前,“梁湾,把这一切都忘了吧,就当作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从来都没有来过古潼京,你虽然是汪家人,但却是他们的沧海遗珠,我张日山虽然恨透了汪家人却不会对你这个无辜之人下手,我会排人手保护你的安全,从此以后你我不要再见了。”张日山抬手帮梁湾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发髻,声音虽然柔和说出去的话却让梁湾的心凉了下来。

  “张日山,你这个王八蛋,你又一次把我给甩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死乞白赖地赖着你了,但是我要跟你说的是,错过了像我这样的女孩,你绝对会后悔一辈子的,张日山,我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我做不到你那样的云淡风轻,你,就是一个渣男。我恨你。”梁湾的双眸中含着些许晶莹,虽然在笑神情中却尽是悲伤之色。

  “梁湾,你是一个好女孩,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们之间真的不合适。”张日山见不得这人这副模样,心中一软,伸手去揉了揉她的头。

  “为什么?我们之间究竟哪里不合适?就因为我是汪家人,所以你选择抛下我?张日山,我真的是瞎了眼睛才会看上你。”见到张日山这样的神情,梁湾就知道他们之间是彻底没有办法挽回了,可是她想知道究竟是为什,明明、明明在进入古潼京之前一切都有所好转,她这么喜欢这个人……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不是因为你是汪家人,真正喜欢一个人不会在意他的出身以及其他任何事情,只是我们之间,性别不合适。”

  “啥?”梁湾怀疑她听错了这人的话,瞪大眼睛,一只手指指着张日山的鼻子,几乎要吼了出来,“什么叫做性别不合适?我说张日山,你就算想甩了我也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吧!你这是在糊弄三岁的小孩子吗?”

  张日山的目光扫向了一旁装作不存在的齐铁嘴,面容染上了一抹喜意,旋即正色看向面前这个他心怀愧疚的女人。

  “梁医生,我喜欢的是男人。”

  “早在七十多年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了八爷。”

  “我的命是佛爷的,我的心是八爷的。”

  “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就是当年在东北的时候跟随了佛爷,第二件就是在长沙之时结识了八爷。”

  “梁医生,我不是什么圣人,我没有什么宏图远志我这一生只为两人而活。”

  “一个是佛爷,另一个,就是八爷。”

  “我爱他。”

  
――――――――――――
我居然才知道,原来二响环并不是佛爷的传家之宝,而是八爷随口哄尹新月的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