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副八】与君共长生(4)

  梁湾知道这场争夺之中她输的太惨了,或者换一句话说她根本就没有在这人的考虑范围内,“张日山,既然这样,出去之后我们之间就不要再联系了。我梁湾,虽然是想找个人帅多金的男朋友,但也不至于落魄到要和一个男人去争男人的地步。张日山从此以后我们之间再无任何瓜葛,你是死是活是好是坏,与我再无任何关系。”

  “梁湾,你是一个好姑娘,不至于为了我而搭上一生,我希望你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归宿,而不是跟着我。”

  “张日山,你现在才说这种话没有什么意义了吧?你既然已经甩了我,就不要在我面前继续装好人。”梁湾苦笑了一声,心情十分复杂。是了,从一开始他与这个人的相遇,就是计划的开始,阴谋的开端,这个男人接近她不过是为了调查她,不过只是为了知道她和汪家究竟有什么关联,现在他找到了自己当年的挚爱,自然也就不愿意再对她虚与委蛇了,何况,他们已经出了古潼京。

  “张日山,你要记住,这是你欠我的。”

  出了那座古墓,回去就已经变得简单了,张日山带着齐铁嘴和梁湾两人一同回到了顺京。刚一下飞机,梁湾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她怎么走了?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齐铁嘴四处地张望着,高楼林立的都市在他眼中格外新鲜,与当年截然不同的环境并没有让齐铁嘴感到突兀与不适,反而多了一些兴奋与激动。

  “八爷他先回家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新月饭店。”车子早已在那里等待,张日山熟练地为齐铁嘴打开了车门,待这人进去坐定之后自己才到另一侧开车门上车。

  “现在的车子倒是比以前先进了很多。”齐铁嘴挑了挑眉,说道。

  “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总是要发生改变,我们国家这些年来发展进步颇多,境遇与当年并不相同。”张日山缓声解释着,与齐铁嘴四处打量不同,张日山眼中自始至终都只有齐铁嘴一人,仿佛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如果佛爷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很开心吧,要知道,他最在乎的就是这家国天下了。”齐铁嘴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却深深地刺痛了张日山的心。

  如果,佛爷还活着,该有多好……只可惜这一切也只能是他美好的幻象,是他亲手将佛爷和夫人入殓,也是他将两人的牌位供奉在寺庙之中。

  还好,八爷还活着……

  车子稳稳当当地停住,齐铁嘴与张日山两人下了车。

  刚一下车,齐铁嘴就把张日山给拉了过去,指着新月饭店的门面,“呆瓜,你看着新月饭店和当年可大不相同,我还是觉得当年的新月饭店更加气派更加辉煌。”

  张日山无奈地笑一声,忆起了曾经,当年为了替二爷夫人求药,这人和佛爷千里迢迢来到了这北平的新月饭店,在新月饭店之中点三盏天灯。

  他突然想起来几年前,那个吴老板也曾经在这个饭店中点天灯,最后欠下了两亿多的巨债,不由得感慨物是人非。

  “八爷,我们进去吧。”

  “呆瓜,我看你这副模样好像对着新月饭店挺熟悉的,这些年来你莫非一直在这饭店中?”齐铁嘴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支撑着下巴,打量着张日山。

  “是,我现在在新月饭店就职大堂经理。”

  “行啊,没想到你居然来新月饭店混饭吃了,你小子,有出息啊!”齐铁嘴拍了拍他的肩膀,拉着他的胳膊就往里面进。

  在大堂中的尹南风早就听到外面的动静了,知道张日山回来,还带了个人,那个人的声音,她有些不熟悉,但想必就是他那个在意得不行的女朋友吧,当初她对张日山说这新月饭店缺一个男主人没想到他虽然回来了,却带回来一个女人,这张日山还真的觉得她尹南风好欺负是么?

  “我回来了。”

  “张经理还知道回来呀,我以为你和你的小情人在古潼京中不想出来呢。”尹南风看着面前的古画没有回头嘲讽道。

  “我和梁湾只是朋友关系,你不要胡乱揣测。”

  尹南疯这才意识到不对,如果和他一起来的人是梁湾,那她早就应该咋咋呼呼地在她面前示威了。她转过身去,却看到一个柔和温润着长袍马褂的男人站在张日山的旁边,眼中流露着探究与赞叹。

  “张日山,你以为我新月饭店是什么地方?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尹南风对于这种柔柔弱弱的男人最是瞧不起,话语中不由得带了一抹轻视。

  齐铁嘴看到张日山阴沉下来的脸色立刻站出来打了个圆场,“张副官,她说的也不算错,我与新月饭店也没有什么渊源,这位姑娘想必是新月饭店的掌事人,我在这里一穷二白的,什么都没有,这新月饭店也是做生意的,我没钱不让我进也属正常不是么?”

  听到齐铁嘴对张日山的称呼尹南风的神情变了变,收起了轻视的想法,但强硬的态度依旧不改。

  “八爷,您不是什么都没有,在这里,你有我,”张日山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转而看向尹南风,“南风,向八爷道歉。”

  八爷?尹南风和梁湾终究是不同的新月饭店出生,是尹新月的血亲,对于几十年前的事情,还是知道很多的。

  她想起来了,当年在新月饭店连点三盏天灯的就是张启山和面前这个人,奇门八算,齐家家主齐铁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人也像这老东西一样依旧活着,但她的态度却是缓和了几分。

  “见过齐八爷。”她微微颔首,算作是与这人打了声招呼,至于张日山所说的向这人道歉,她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此事被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揭了过去,尹南风肃手邀请两人坐下,一旁的侍者连忙端了壶茶水上来。

  “我听姑奶奶提起过八爷,”尹南风打量着她对面的两个人,“除了张大佛爷在他口中提及次数最多的便是八爷了。”

  “真的吗?嫂子居然这么看好我?南风,你倒是说说,嫂子都是怎么说我的,是不是净夸我?”齐铁嘴抿了一口茶,听了她这话兴致顿时被提了起来问道。

  “姑奶奶说这张大佛爷平时忙于公务,就算是她能够见到的频率也不多,平日里她在张府中见到八爷的次数,甚至比见到佛爷的次数还要多。”尹南风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他。

  “嗨,得嘞,嫂子这是嫌我去府上次数多呢,我去佛爷府上又不是每次都是为了找佛爷,我找我这只呆瓜还不么!”齐铁嘴撇了撇嘴,靠在椅子上,有些忿忿。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这句看似平常的话,在两人耳中却听出了不同的意味。尹南风冷漠地打量了着他们两个,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原来八爷当年和张会长相交甚笃啊……”

  “南风,我这次来新月饭店是和你道别的。”张日山打断了她的话,“这么多年以来承蒙关照,但是如今我在古潼京中寻到了八爷对现在的世界很陌生,我需要带着他了解现在的社会以及九门格局,所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你张会长去哪里和我尹南风有什么关系?我算是你的什么人,还需要你来刻意地通知一声?”尹南风不屑地哼了一句,“你的住处,我随时给你留着,只是给新月饭店找男主人的事情可能要泡汤了。”

  “男主角我说副官啊,这么多年来,你的桃花运变多了呀,和二爷当年倒是有那么一拼,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有像你们两个这样的桃花运啊,我活这么多年都连老婆都没有娶。”齐铁嘴下意识地调侃着,说出的话语却让张日山变了神情。娶老婆?八爷,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心思。本来想要循序渐进的张日山突然放弃了这个打算,八爷是何等人物,以他的能力和外貌在这个时代找到喜欢他的人,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看来有些事情他需要在现在就让这个人知道。

  “八爷,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当年二爷桃花运缠身,但一直心心念念的却只有夫人一人,我与二爷相同,这些桃花运我都不要,我想要的只有你一人。”张日山拉住了齐铁嘴的左手,与他四目相对,眼神中的爱意与倾慕简直溢了出来,“八爷有些话我当年不敢对你说,可是从佛爷那里得知你的讯息,得知你在古潼京里再也没有出来之后,我才真正的明白了我对你的心意,我对你不是佛爷的副官对九门家主的疏远与敬意,我对你是刻骨铭心的爱意。八爷,我喜欢你。”

  良久的沉默,张日山拿不准齐铁嘴的意思,正欲再度开口,尹南风却突然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张日山,你可真不是个东西。”

  
――――――――――――――――
尹南风张日山你可真不是个东西,当着我单身·南风·狗的面和一个男人告白???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