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1)

cp副八
校园AU
争取日更
文名暂定
文笔渣慎入

001开端
干净整洁的教室中零零散散的坐着一些人,五排三列是众多空缺中的一个。
教室嘈杂,唯一端坐着的就是五排四列的一名男生。穿着是黑色的风衣和紧身的牛仔裤,手中的笔不断地动着,在作业上不断写着,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他的身上,仿佛是这片嘈杂中唯一的宁静。
突然之间,教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走进来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男生,那人四下瞅了一番,晃晃悠悠地走到了五排三列的位置,一把揽住那个正在补作业的人的肩,笑嘻嘻地说道:“我说,日天啊,怎么?作业没写?”
那男生手微微一顿,随后继续投入到补作业中:“首先,我不姓赵,我叫张日山。其次,齐八爷,我们貌似没有这么熟吧?”
齐八爷摸了摸他的头,在他旁边开始嘲讽:“我说日山啊,你说说你自己,作业不好好写也就算了,居然还不知道尊敬长辈,唉,也不知道佛爷是怎么想的,把咱们俩安排在一起。”说完,齐八爷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作业本,在张日山面前翻来翻去,“不像我,这寒假作业向来是在第一周就写完的。”
张日山翻了个白眼,瞄了几眼他那作业,目光微停,随即勾起了一抹莫测的笑容,将那作业本一把夺过,没有片刻迟疑地在扉页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张日山”。
齐八爷愣愣地看着他,随即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指着张日山的脸:“张日山!你居然这么卑鄙无耻!”
张日山在自己的作业本上签上了齐八爷的名字,给他扔到了桌子上,笑道:“多谢八爷出手相助,日山不胜感激。”
齐八爷瞪着他,一脚踩上了张日山的椅子,揪起他的领子:“姓张的!我和你没完没了!”
“你说你要和谁没完没了?”突然间一个另外的声音插入了进来。
“和你!”齐八爷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却看到张日山满脸笑容的模样,僵在了原地,眼神悄悄挪了过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形,他立刻蹲到了张日山的身后,“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齐八爷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见了?”张启山双手环抱在胸前,慢慢悠悠地问道,“莫不是――旷课?”
齐八爷立刻从张日山后面站了起来,据理力争:“佛爷,这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啊,我,齐八爷,什么时候旷过课!”
“你的作业呢?”张启山神情冷淡,不为所动,从桌子上拿起了那本写着“齐八爷”三个字的本子,随手翻了翻,“只做了五页啊……”声音逐渐低了下来,随后狠狠将书砸到地上,“这一个假期你都做什么去了!”
齐八爷撇了撇嘴,且不说他作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同学,他这个假期做了什么,除了自己一个同桌,就只有眼前这个人最清楚了,如今却站在自己面前,揣着明白装糊涂!
卑鄙!
无耻!
齐八爷看一眼身旁一脸无辜的张日山,默默地加了一句。
白莲花!
张启山冷笑一声,指了指敞开着的门:“齐八爷,请吧。”
齐八爷撇了撇嘴,慢吞吞地走出去,又忍不住回头,本以为自己会看到张日山得意的样子,没想到那两人不知说了一些什么之后,张日山也跟着他慢吞吞地走出教室,顺便带了个门。
两个人站在走廊里,面面相觑。
齐八爷抬头望天,一副“我生气了需要有人哄”的神情,惹得张日山皱眉连连。
半晌之后,终究还是张日山服了软,走到那个正在抬头“日观云象”的齐八爷身边:“八爷?”
“哼。”齐八爷转了个身,不屑一顾地冷哼一声。
张日山叹了口气,几分强硬地把他扭了回来:“八爷,别气了。”
“你说你小子,趁着佛爷不在就知道欺压我是不是?我是谁?齐铁嘴!你觉得也会轻易原谅你么?”
“嘿,谁不知道八爷你向来是宽容大度的,不就是区区作业么?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与我计较!”张日山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劝导着,“等一会儿放学,我带你去长沙狗肉馆怎么样?”
“得嘞――”齐八爷拉长了声音,“我哪里有胆子去那种地方,被那家伙知道了,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齐八爷微皱眉头,蹲坐在地上,一旁的张日山见状了蹲了下去,“佛爷他让我们两个出来,究竟是想做什么?要说他是为了让我们俩因为作业和大声逼逼的原因出来罚站是不大可能的,他这么做必定是有什么用意的。”正当齐八爷思索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横插了进来。
“哟,这怎么蹲着两个学生啊?”那个声音充满了探寻虽然刻意地隐藏但是其中的傲慢却是显而易见的。
齐八爷没好气地抬头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满脸的笑容,心中冷笑连连。
“我叫陆建勋,你们叫什么?”那个男人伸出各一只手到齐八爷和张日山的面前,“快起来吧。”
“哟,原来是陆老师。”齐八爷微眯眸伸出手,借着他的力站起身来,却没让陆建勋把张日山扶起来:“我说张日山,我都起来了,你还在那你蹲着做什么?是要陆老师扶么?你都多大的人了,这种事情还需要别人帮助?”说罢,上前将张日山扶了起来。
陆建勋这个人他早有耳闻,素来与佛爷对着干,而且无所不用其极,并非等闲之辈,看来今日佛爷让他们俩出来的原因都是这个陆建勋了。
“陆老师是新来任职的吧?”齐八爷问道,“我们是三年一班的学生,他叫张日山,我叫齐八爷。”
陆建勋重复了几遍两个人的名字,意味深长地笑着:“这名字真不错,蕴意丰富。现在是上课时间吧,你们怎么站在这里?”
“多谢陆老师夸奖。”齐八爷淡淡地笑着,“我们无意之间惹得老师生气,这才被赶了出来。”
陆建勋挑眉,似乎是在想这话的真伪度,随后笑道:“你们这都快高考了,怎么能不听课呢,不然由我去向你们老师求求情吧?毕竟……”
“不必了。”张日山打断了陆建勋的话语,冷声道,“此事因我们而起,若是您此时进去,耽搁的不止是我们的时间了,还有里面的三十来人的时间。”
齐八爷眨巴眨巴眼睛,心觉不好:“陆老师,别听他瞎说,只是因为我们是实在触怒了老师,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本来是想把我们俩赶回家去反省,但是念及此时情况特殊,才仅仅让我们到走廊里罚站。我们老师脾气素来恶劣,若是陆老师为了我们两个而得罪了我们这位老师,那便是得不偿失了。”
陆建勋抿唇,沉默了片刻,刚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匆匆忙忙的下课铃声打断了。
齐八爷向他投去了歉意的神情:“抱歉了陆老师,我们还得与老师进行谈话,很高兴认识你,下次再见。”
“好……下次再见。”陆建勋深深地看了他们俩一眼,眼中划过一丝寒意。
“怎么样?”张启山站在窗边,低声问道。
“什么?”张日山愣了愣,却发现一旁的齐铁嘴神情难看。
“笑面虎。”齐八爷给出了一个词语,“我总觉得他,来者不善。”
“来者不善?”张启山颔首表示赞同,“我与那陆家素来不对付,如今看来,陆家是打算做些什么来扳倒我。”
“佛爷,我们该怎么办?”张日山立刻问道,“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我之前得到消息说,我们班换了语文老师。”张启山神情有些难看,这毕竟是张家与陆家的事情,可怜牵扯到那些孩子们。
“那就麻烦了。”齐八爷立刻接口道,“这姓陆的,一看就是个阴险狡诈之人,说不定是想借此机会打压你的威信。”
“但是,为今之计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张日山插嘴道,“我觉得我们可以不变应万变。”
“哟,长点脑子了啊?”齐八爷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以不变应万变,无论这陆建勋想对张家做什么,我们都会让他,铩羽而归!”
张日山“哦”了一声:“你倒是挺有气势的,正面刚的时候别躲在我身后。”
齐八爷“嘿嘿嘿”地笑着,方才那副正义凛然的样子顿时消失不见:“好兄弟,我看好你。”
待到张日山从两人面前潇洒离开的时候,齐八爷哼了一句“死傲娇”,得到的则是张启山的掌声:“老八,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你是不是皮痒了?”说完,揉了揉手腕,“老八,咱们俩比划几下?”
“不了不了不了!”齐八爷秒怂地从他面前溜走,“我去看看日山!”
张启山看着齐八爷的背影,幽幽地叹了口气,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