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手打】萤火卷之山神的贡品

原著《阴阳师》by梦枕貘
侵删
周更1-2节
lof与贴吧同步
没有晴明什么戏份


这是一条山中小径。说是小径,其实几乎从未修整过。和野生动物行走的兽径一样,地面四处都是大小岩石或者埋在泥土中露出尖端的岩石,很难前行。
树根缠绕着延时大部分小径被夏天青草埋没,有许多牛氓,走着走着,从树梢会啪嗒啪嗒掉落山蛭,山蛭也会自袖口衣领脚跟爬进吸吮人血。
有时候夜晚睡觉,检查身上的衣服时方才发现山蛭黏在肢体正吸吮着血液。
山蛭吸了鲜血后会肿胀,看上去令人作呕,即使用手指捏着山蛭也很难扯下,若是捏碎则会鲜血迸溅。
就算山蛭脱离肢体被吸吮之处也不容易止血。
在这样的山中有个女人独自走着。
她头上戴笠右手握着一根手杖,不时被树根和岩石绊住脚,正顺着山中小径爬上来。
这是一条从常陆国通往陆奥国途经烧山关卡的道路。
虽然勉强可以骑马通过,但女人是徒步。
她背上背负着用布包裹着的袋子。
头上的树梢不时随风摇晃,靠近地面之处,却因被树干遮住,几乎没有风。
森林的大气含有湿气,宛如在水中行走。
女人的白皙下巴不停滴落汗水,但是女人不休息。
她看似有事想不开,只顾着往前走。
看那葫芦沉重摇晃的样子,里面可能盛满了水或其他液体。
当她绕过一块大岩石底下时停下脚步,她本来一直望着地面往前走,此刻却抬起头来,女人面前站着三个男人。
男人全身散发出类似野兽的汗水味,三人都长着邋遢的胡子盖住了脸的下半部,“你这样很危险的一个女人竟敢独行远行,你说是不是鹿麻吕?”
在女人看来站在最右边的男人,“哦蛭丸哟,你说的不错,”站在中间的男人鹿麻吕轻笑着翻开嘴唇,露出一口黄牙,“看样子我们不帮忙不行了,你说是不是熊男哟?”如此站在最左边的那个大个子望着女人接着说,“我们来帮她忙吧?”
女人双眼露出畏惧神色凝视着三个男人,她似乎发不出声音。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