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8)

本来想多给张日山x“女友”一些戏份
但是emmmm

(8)
张日山女友的名字。
祝恭。
齐八爷念了几遍这个名字,发现心中全都是大写的嫉妒,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感……他不愿想,也不敢想。齐八爷扶着桌子试图站起来,却又倒了下来。
“睡一觉吧,明天起来,一切就过去了。”张启山皱眉,关上了门,希望你早日能够摆脱这一心魔。
齐八爷愣愣地点了点头,手颤巍巍地拨打了一个电话。
次日,食堂,中午的时间向来是宽裕的,这大概是学校对这些可怜的高三人士的最后一点的同情了。
“祝恭!”林楠笑嘻嘻地端着餐盘走到了食堂的角落里,“你在这啊,好几天没有和一起吃饭了。”
被称作祝恭的是一个短发女孩儿,清新秀丽,面目柔和,颇有名门闺秀的既视感,正淡淡地笑着,柔柔地说了一声:“小楠,你来啦。”
与祝恭的文文静静不同,林楠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儿,坐在了她身旁,道:“你这是在等人呀?”
祝恭面上泛起了淡淡的绯红,低下头,轻轻应了是。
“哦――”林楠拉长了声音,凑到她跟前,“是不是我们的班长大人啊――”
“瞎说什么。”祝恭低声斥责了一句,却流露出了笑意。
“小恭,林楠,中午好啊。”一个声音横插到了两人中间,来人正是张日山,那灿烂的笑容几乎闪瞎了林楠的眼。
“成双成对了不起啊……”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气呼呼地说了一句,“祝恭,这下子我可就走了。”
“走?去干什么?你还没吃饭呢。”祝恭皱眉道。
“我可不想被闪瞎了眼。”林楠把她的餐具端走,挥了挥手,“咱们下午再见。”
祝恭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小楠啊,真是羡慕她啊,一直以来天真可爱,若是她也能有那种福分,该有多好……
林楠作为祝恭的好友是识趣的,但是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是那样,正当张日山打算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大喇喇地坐在两人旁边的空位上。
“诶,这没人吧?”
祝恭瞥了一眼一旁张日山的面色,果不其然地见他神情中多了一丝紧张,心中暗叹。
“没有,齐八爷坐吧。”祝恭柔声说道。
“小恭,这次考试你表现的不错呢,居然考了第二名,过些日子的一模,想必也胸有成竹了吧?”张日山满脸宠溺的神情,没有理会一旁齐八爷越来越黑的脸色。
祝恭轻轻哼了一声,道:“不愧是日山班长大人,这吃东西也不忘记讨论学习。”说完,把餐盘中未动的鸡腿夹起来,送到了对方的嘴边,“来,看你累得都瘦了,吃个鸡腿补补身子。”
张日山微勾唇,扫了一眼一旁的齐八爷,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小恭,这句话你就说错了,虽然高三的学习艰苦,但是我向来都是这般,是不会瘦的。”
“是啊,日山现在就很好,身材匀称,不胖也不瘦。”说完,祝恭筷子一转,把本来要给对方的鸡腿自己吃了下去。
张日山摸了摸她的头,道:“你是女孩子,这个时候要注意身体。”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了多少次了。”女孩儿轻声而笑,惹得齐八爷冷哼一声。
“这年头也真是的,吃个饭也能被秀一脸的恩爱,学校的管理力度怎么就这么差呢?”齐八爷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含沙射影道,“这什么破剧,女主怎么这么不要脸,当着班级其他同学的面这么和男主拉拉扯扯的,果真是世风日下。”
这番话堵得祝恭红了脸,却不知该如何反驳他,张日山冲她摇了摇头,道:“八爷在看什么,怎么这么大的怨气?”
“嗯?张班长啊,我追剧呢,怎么,这需要和您报备么?”齐八爷瞅都没瞅这人,回答道,“你说说,现在真的是什么剧本都能拍成剧了,这剧讲的是高三的两个人恋爱的故事,你说说,这都高三了,不知道好好学习,还扯这幺蛾子,简直是分不清轻重缓急。”
“齐八爷,你这话就不对了,人各有志,你的只想未必就是他的志向。”张日山笑笑,眼中透露着疏远,“齐八爷何必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呢?要知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齐八爷的手狠狠地拍在桌上,站起身来,冷笑:“对,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说罢竟是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留恋。在张日山看不到的地方,眼中有些什么液体在滚动,道不同不相为谋,张日山,你真的是,好狠的心。
“有必要么?”祝恭一反刚才的柔情似水大大咧咧地靠在张日山的身上,对他的行为有些不能理解,叹了口气,“你逼他到这种地步,就不怕他真的恨你,与你老死不相往来?”
张日山摇头,轻声道:“我与他少年相识,如今已有数载,不知何时开始,我便倾心于他,小恭,你不懂,我本知道这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爱恋,却依旧无法自拔地沦陷了。”
祝恭默默地点头,顺手夹走对方盘子中的一块排骨,一边嚼,一边听。
“我以为我可以把这段情当做兄弟情谊。”
“我以为我可以看他娶妻生子一世幸福。”
“我以为我可以在他身边默默守护着他。”
“可是你不能。”祝恭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语,句句话语直戳他的痛处,“你不能见他对其他人展颜调笑与外人柔情蜜意。可是张日山,你可知道他心中所想?我能看得出来,他对你有情。可是长沙九门,哪一个不是世族大家,除了齐家,齐家几百年来一脉单传,你觉得,在齐八爷眼中,究竟是齐家百年传承重要,还是他的私情重要?”
张日山的手攥成了拳头,咬牙不语,他从不怀疑齐八爷对他的情谊,只是,那份情意与齐家究竟孰重孰轻,他不是妄自尊大之人,心中早就明了。
祝恭悠悠一叹,学着张日山方才的动作摸了摸他的头,轻笑道:“不过,你也别担心,你还记得那一天,我们之间的话么?”
张日山点头。
“八爷他,算尽天下人心,却唯独算不清自己的心。”
“他究竟是算不清自己的心,还是不敢算他的心?张日山,我帮你。”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