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14)

日上三竿,有人欢喜有人愁。
齐八爷看着在自己面前大献殷勤的张日山,不屑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八爷,八爷你别走啊,昨晚是我不好,可我……”张日山连忙追过去,道歉着。
“哼,你还好意思和我扯昨天?”齐八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怎么这样就,和这家伙上床了呢?
突然间齐八爷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沉,问道:“我问你,你的那个女朋友究竟是什么人?也是九门的人?”
张日山讪讪地笑笑,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个问题才能让他不生气。
齐铁嘴见他那副德行就知道其中定是有什么内幕,也是,这么多年也没见这个呆瓜开过窍,怎么会突然喜欢上一个女孩子,还是素不相识的那种。
“如果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张日山搓了搓手,知道自己早晚得向他解释清楚这件事。
“我可不保证。”齐八爷哼了一句,等着他的下文。
“其实……她是我妹……”张日山犹豫很久,终于把这话说出了口,没想到却得到了齐八爷的嘲讽。
“哟,”齐八爷拉长了声音,打量着这人,“你们大户人家可真会玩,又是那种表兄表妹的戏码了?我说,这都已经不是封建社会了,你怎么还干那种事?”
张日山苦笑着摇头,道:“八爷你听我解释,她是我的亲妹,同父同母的那种。”
“嗯?”
“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她跟了母姓。”
聪慧如齐八爷立刻就明白了他这么做的目的,在他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微愠怒道:“所以你因着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假装情侣来刺激我?你就这么想逼着我先和你说出那句我爱你?”
张日山将人揽入怀里,柔声道:“我是怕,八爷知道了我的心思之后,会拒我于千里之外。”如果真的那样,他宁愿与八爷维持着那段单纯的友情。
“呆瓜,”齐八爷斥了一句,轻声道:“我怎么会拒绝你。”只有你,在我心中,是最为重要的存在。
“八爷……”
“日山,老八……”张启山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用手捂上了脸,随后觉得不妥地放下了手,“我去一趟二月红的家,你们就呆在家里。”
“佛爷,二爷怎么了?”齐八爷皱眉,他心思素来细腻,昨日发生的事情非同小可,他担心二爷会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来。
“应当无事,只是担心他,我走了,这家里就剩下你们两个人,青天白日的,注意些分寸。”张启山意有所指的话语让两人默默地低下头。
“好的,佛爷。”
佛爷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推门走了出去。
齐八爷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拿出了手机,伸出食指,勾了勾,示意张日山到他身边来。
张日山顺从地坐在他身旁。
“还记得这个app么?”齐八爷手指敲了敲手机的屏幕,“我改进了些许,你试试,点击它。”
张日山不明所以地伸出手,触碰了那个图标。
一个充满了粉色泡泡的页面被弹了出来,齐八爷一看,顿时变了面色,收起手机,不让这人查看。
张日山心觉奇怪,这页面上究竟显示了什么内容,居然让他这么紧张?念此,伸手去抢,道:“八爷,你不能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之后又把试图把他压过去啊……”
齐八爷不为所动地将手机藏到身后,道:“我改主意了,不准你看。”张日山蹭到齐八爷身边,在他耳畔轻轻问道:“八爷,真的不给看么?”说罢轻轻吹了口气,挑逗之意甚明。
“罢了罢了,”齐八爷最受不了他这副样子,面带绯色地将手机拿了出来。见了那句话,张日山乐了。
“卦象显示……”齐八爷慢吞吞地读着那句话。
“……我想上你。”张日山立刻接口道。
“八爷,你这‘奇门八算’app真不错,蛮准的。”张日山笑眯眯地说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的杰作,”齐八爷刚要夸耀一番,就看到张日山近在咫尺的脸,以及感受到了那逐渐下流的手,“喂,你不是又要……明明才……”
余音被那带有侵略性的吻给止住,唇齿间泄出一句话:“只要是八爷,多少都不够。”
另外一边,二月红家。
将车稳稳停到楼下的张启山微微皱眉,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又说不出来,许是错觉吧。拾级而上,他走进了二月红的房间。
房间内是冲天的酒气,惹得张启山连连摇头,看到明明已经醉得不行却依旧往自己嘴里灌酒的二月红立刻冲了过去,这一情形,他只在两年前丫头死的时候见过。
醉生。
梦死。
“还给我……”二月红神志不清地呻吟着。
张启山一把将人抱入怀中,道了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张启山……你来了啊,张大佛爷,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热闹么?我二月红的热闹,没有那么好看!”二月红大声叫喊着,言语间带着恼怒,“丫头……死了……大仇得报,我为什么还活着!”
“你要活着,”张启山轻声说道,“为了丫头,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随后道了一句“得罪了”,一把将人横抱起来,走向了卧室。
“二爷,睡一觉吧,起来之后,什么都好了……”张启山给人掖好被子,静静地看着他的憔悴的面容。
二月红缩进了被子里,昏睡了过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着,二月红清醒过来已经是黄昏了,他皱着眉头从床上起来,就看到在一旁躺椅上的张启山,不由得开口:“佛爷?”
张启山听到那句称呼极了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下醒了过来,看到二月红的模样松了口气,道:“你恢复了就好,怎么喝成那个样子?虽然你一时间难以接受,但是,无论如何也应该照顾好自己。”
二月红沉默了下来,祝恭的话语在他耳边回想着,身边关心着他,爱着他的人……
他真的,有机会,重新开始么?
面前这个人,在他困难的时候给他援手,在他落魄的时候予他安抚,就算是现在,他也是一副关心着他的样子,也许这样的人,真的可以……
“张启山。”二月红正视着他,道。
“什么?”张启山一愣,自己这是多久没听到二月红叫他的名字了?平常大多和旁人一样称自己为“佛爷”,可是他从不想被这个人那么称呼,他想他叫自己的名字,也只想他一人叫自己的名字。
我,想做你一个人的张启山。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二月红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出这句话。
“如君之愿。”张启山扬唇,说出这四个字。
红官,我终于,等到了。

请跟我读:欲求不满。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