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卦象显示你只是想上我――番外二(启红)

番外二

这个年代,虽然有人能够接受同性相恋,但是更多的,还是斥责与辱骂。
所以,在他公开出柜的第二天,“二月红滚出娱乐圈”的消息就已经成了微博热搜第一位。二月红看着那些个评论,不由得叹了口气。如果他想,这件事是完完全全可以被压下去的或者隐藏下去的。
可他没有那么做。在他看来,为了自己的声名而隐瞒这段恋情,是对对方的极度不尊重。何况……这人全然不顾及是不是公开场合,就和他卿卿我我勾肩搭背!
他肯定是受了张日山和齐铁嘴那对狗男男的影响!二月红捂了捂眼睛,想到了上次和张启山去张家的时候看到的辣眼睛的情形。这也不怪张启山有偌大的张家不回,跑到他这个小地方来和他挤,任谁每天吃饭、看电视、洗漱,都能看见一对秀恩爱的男男,都会忍不住逃离的。
“红红,看什么呢?”张启山推门而入,看到正在盯着电脑屏幕的二月红,从容地坐到他的身边。
“没事……”二月红立刻关闭了窗口,蹙眉道,“你叫谁红红?”
张启山讪笑着转移了话题,道:“走,我们出去逛逛。”
“逛?有什么好逛的?”二月红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想买什么东西直接上淘宝不就可以吗?”
张启山捂住自己的脸,所以面前这个人对于逛逛的理解就是买东西?
二月红不明所以地看着张启山,道:“还有什么问题吗?佛爷?”
张启山不由分说地抓住他的手,道:“今天你必须和我出去。”
可算是连蒙带骗的,张启山把二月红从家中带了出来,走在大街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张启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
“红红,你知道吗?西边前不久开了一家游乐场。”
“你觉得我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吗?”二月红反问道。
“不,不是我家红红不需要读书。”张启山刚想去摸红红的头,结果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红红竟然长的比自己高了。
“不过说起读书,你们家那两个臭小子可算是上了大学,这样你会轻松些吧?”二月红若有所思。
提了他家的两个家伙,张启山就一脸忿忿,他当年到底是作了什么死,竟然就看着这两个人在他面前谈恋爱。以至于到现在,他连家都不敢回。
不过也好,张启山庆幸地看着二月红,既然张家回不去了,他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呆在他的红红的家中不走了。
毕竟……有红红的地方才是家。
“到了。”不知走了多久,两个人终于到了那个所谓的新开的游乐场了。
看着面前偌大的游乐场,二月红不由得摇摇头,觉得张启山还是孩子心性,如今竟然还有心思带他来这种地方。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又不是他花钱。
两个人默默从游乐场的这头玩到那头,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城市的污染严重,但难得的今天却看见满天的星斗。
距离游乐园的闭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红红,我们去摩天轮。”张启山指着那个巨大的娱乐设施,说道。
“嗯。”二月红笑着颔首。
而俩人不知道的是,两人身后有一双正在紧紧地盯着他们的眼睛。
次日。
二月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了,是电话的声音将他吵醒的。
“经纪人啊,有什么事吗?”二月红慵懒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对方的耳中,听到对方的话,皱皱眉,道了一声“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二月红再次打开电脑,刷起来微博,微博首页漫天的消息砸向了他。昨天他与张启山去游乐园的消息被刷了屏。
二月红默默地刷完了那些消息正打算关闭微博,一条新的消息却突然弹了上来。
“二月红,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你曾经深爱的丫头么?”
那条消息如毒蛇一般,在他脑海中徘徊不去。二月红觉得自己浑身冰冷。他紧紧地盯着电脑的屏幕,第一时间将那个评论的人加入了黑名单。
他怎么可能忘了她呢……
丫头。
那个魂牵梦绕了他多年的名字。
那个本被他埋藏在心底的名字。
你终究还是在意她吗?透过窗户,张启山看到了他的神情,轻轻叹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那碗热气腾腾的面,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其实昨天二月红在看什么他心知肚明,只是不想扰了那么好的心情,不知这场风波,多久才能平息。
二月红在屋中端详着那张被他偷偷藏起来的与丫头合影的照片。直到许久之后,他才突然从怀念中摆脱出来,走出了房间,却没有看到张启山的身影。
“张启山,你在哪里?”
熟悉的香气从厨房飘过来,他走进厨房,桌上放着一碗面,下面压着一张字条,“我回家去看看”。
二月红苦笑,这人玲珑心思,刚刚定是看到了他的作为,知道他心中难过,需要静一静。
张启山,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体贴……体贴到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张启山这一回去,二月红这边是轻松了些,得了静静地思考。可是有些人就怨声载道了。
“佛爷,你怎么回来了?”
“佛爷,二爷会想你的。”
“佛爷,行李准备好了。”
张启山看着大献殷勤的齐八爷和一旁胳膊肘往外拐的张日山,很想一拳打过去。
“我回来住几日,下周才回去。”
“哦――”
“这几天除了外出,你们俩就在二楼呆着。”张启山冷声道。
“为什么啊,佛爷?”
“我才三十来岁,还不想这么早就瞎了眼睛。”张启山没好气地说道,随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狠狠一摔,留下张日山和齐八爷两人面面相觑。
没想到他还挂念着丫头。
张启山很想嫉妒那女孩儿,可他不能。
“红红,你要我如何是好,我可真对你无可奈何……”张启山躺在床上,抬头看天花板,随后闭上眼睛。
张日山这个小崽子,把整个张家都贴上了他和齐铁嘴的结婚照。他真的不想看了。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两个人结婚三年却没有过一次吵架或者是冷战?
张启山揉了揉脑袋,明白了,是因为张日山那个傻小子,无论何时都哄着齐铁嘴。齐铁嘴说一他绝不说二。
张启山心底泛起了一丝艳羡。
多好啊……
他摸了摸衣服兜,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怎么了?”那边的声音很吵,但是依旧掩盖不了女孩儿甜美的声音。
张启山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我在吃大排档,特好吃,直接说什么事就行。”
张启山简要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听到那边女孩儿的声音渐渐沉默了下来。
“其实本来不难,”女孩儿犹豫了会儿,“请我做说客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二爷早年说了,不愿见我,只怕我会雪上加霜。不过没关系,咱们可以套路二爷!”
“怎么套路?”
“有三种方案供您选择!只是……”
“两个月的必胜客。”
“霸道总裁型、善意谎言型、温柔似水型,佛爷你喜欢哪个?”
张启山自觉地跳过了第一个,他要是敢对着二月红作霸道总裁的架势,第二天他就得凉在红家。
“第二个是什么?”
“就像当初齐八爷和我哥那样,或者是假装重伤或失忆……”话音未落就被张启山打断了。
“说下一个吧。”
女孩儿撇撇嘴,问道:“二爷在你心中是什么位置?”
“天下之大,他在之处,我心归处。”
“那你觉得你在二爷心中是什么位置?”
张启山愣住了,没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斩钉截铁地答道:“我觉得我在他心中,独一无二。”
半晌之后,对面的女孩儿传来了欢快的笑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启山张大佛爷,你还真对自己有自信呢……你该庆幸你这么说,二爷生日时,别忘了给他备一份意义深刻的礼。”
“什么?”张启山想追问,对方却挂断了电话,听着“滴滴滴”的声音,他很懵。
另外一边,大排档。
女孩儿摁断了电话,看向旁边的人,柔声道:“二爷,您都听到了。”
二月红沉默不语,半晌之后站起身来,微微鞠躬行了一礼,女孩儿连忙侧身退让。
“二爷这就折煞我了,能看着您与佛爷之间重归于好,是我之幸。”
两周之后,二月红的生辰。
送走了前来祝贺的宾客,房中只剩下两人。张启山先发制人,道:“红红,我有礼物送给你,跟我来。”
二月红示意他带路,两人走到了厨房。桌上摆着一个长条的生日蛋糕。
“不妨打开看看。”
二月红颔首,将包装缓缓地拆开。看去后,包装盒从二月红手中滑落。
那蛋糕,用奶油雕刻出了张启山与他三十年来,作为朋友,作为爱人,想处的点点滴滴。中间则是一红一黑的两个小人儿,共同举着一个爱心。下面的一排字,写着:红红,我与你。
张启山将人拥入怀中,在他身边,轻声道:“红红,我知道你忘不了丫头,我不在乎,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就永远是我的红红。”
我张启山的红红。
“张启山。”二月红抱紧了张启山,没有什么解释的话语,只是念出了他的名字。
有些事情,他没有挑明,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还没写,副八日常秀恩爱。
本来想让他们BE,但是没忍心下手。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