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微一八向】我是一名长沙人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民国二十一年。
“你说什么?”偌大的训练场之中此刻被沉重的气氛笼罩着,一众人不敢吱声,都以求助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唯一能够在这人暴怒之时说上话的张副官。
“佛爷,东北那边传来电信,日军炸毁柳条湖附近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栽赃嫁祸于中国军,炮轰北大营,佛爷,日本人是彻底与我们撕破脸了。”
在场的不少人是了解佛爷的过去的,他们跟随着佛爷从劳工营中逃了出来,自然是知道日本人曾经对他以及他们进行的侮辱。
“八爷人呢?”张启山神情愤懑,不停地踱步。
“八爷不肯来……”张副官低声回答了他,“八爷说不从政不参军是他的祖训,若是佛爷执意请他,他会离开长沙。”
“山河破碎,百姓流离失所,他却在这里与我谈祖训?”张启山被齐八爷的固执给气到,一时冲动竟然骂了出来,话刚出口便有些后悔,却无法改口。
“佛爷,您……”张副官的话语没说完就被打断。
“够了,日本人越发有恃无恐,东北之地我力不能及,但是日本人的野心想必各位都是心知肚明的,如今时局动荡,日本人侵我河山屠我子民,我们的存在,是为了捍卫祖国守护家人。若有一天,日本人兵临长沙城下,我等誓与长沙共存亡,誓与中华共存亡!”
“誓与长沙共存亡,誓与中华共存亡!”
齐铁嘴来到训练场中便看到这样一副情形,一众士兵振臂呐喊,他摇了摇头,扯出了一抹笑容,笑容中却是苦涩与无奈,日本人一旦开始对国家的进攻,就不会轻易地停止。
张启山令所有人哀悼一刻钟之后便散了队伍来到齐铁嘴面前,“八爷,你来了。”
“佛爷,我齐铁嘴虽然历有祖训,却知家国天下,我,誓与长沙共存亡。”
七年之后,日军举兵长沙。
就在张启山打算破釜沉舟之际,突然出现的九门人给了他支持,战局反转,本处于劣势的长沙军因九门人的帮助攻克日军,取得了短暂的胜利。
“佛爷,我早说过了,我誓与长沙共存亡。”齐铁嘴若无其事地擦了擦身上的血,搭在张启山的肩膀上,嬉笑着说道。
张启山颔首,拍了拍他的脸。
剩余的七人也纷纷来到张启山跟前,神情迥异但出口的却是相同的一句话。
“佛爷,我们是长沙人,长沙有难,我们九门义不容辞。”
--------------
勿忘九一八。

[一八]在一起的第三天对方就出轨了怎么破(1)

新挖的坑,佛爷比较渣的那种emmm
当然,佛爷再渣也渣不过我的文笔,安心
第一章 告白
齐铁嘴最后悔的一件事,便是在那日答应了佛爷的告白,可是,即便是重来无数回,即便是知道未来的境遇,他依旧会那么选择。
张启山对齐铁嘴告白的时候,是在去新月饭店的前一天。
“老八,此去新月饭店,我们是为了夫人求药,万不可惹是生非,老八,你知道我平素里最在意的人就是你,新月饭店的水有多深,我们都不清楚,我不愿你受到牵扯。”
“老八,你……算尽天下人心,可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我喜欢你,齐铁嘴,我这府邸缺一个人,我觉得你很好。”
“做我的夫人。”
一向善于言辞的齐铁嘴沉默许久,只答了一个字,“好”。
“这就是新月饭店了?”齐铁嘴抱着胳膊看那装潢华丽高耸巍峨的建筑。
“别看了,老八。”张启山拉了人一把示意对方不要给他丢脸。
两人一路走到房间,这才松了口气,这新月饭店在北平势力颇大,即便是他们也要谨慎行事。
“佛爷,你说这新月饭店到底是什么来头?”齐铁嘴把东西放好,便倒在沙发上,“这种规模,望而生畏啊!”
“不知道,”张启山四处检查了一番,坐到他旁边,“这新月饭店建立已有百年历史,百年老店嘛,自然是背景深厚。你好奇的话,不如去调查调查?”
“嘿,我说佛爷你,昨天可不见你这副模样啊!”齐铁嘴撇了撇嘴,把沙发上的枕头扔了过去。
“昨天我是有求于你,可今天没有啊。”张启山接过枕头,理直气壮地回答。
“张启山,张大佛爷!你这人真是蛮不讲理啊?”
“是,怎么,你不喜欢么?”张启山一把将人揽在怀里,“老八,你不喜欢我么?”
齐铁嘴愣了愣,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靠在他的怀中低声哼唧了几句,权当是回应了。
这是张启山第一次将这人搂在怀中,那时候的他希望时光可以在此刻彻底停留。
可是,世间太多事情不尽如人意。
“老八,你看那床,双人的。”张启山突然开口,指了指那边儿的双人床。
齐铁嘴咳嗽了一声,搓了搓手,平日里他和佛爷外出,时常有风餐露宿的境况,同床而眠倒也不是没有过,可是现在不同,那层纸已经被这人给捅破,若是装作若无其事反倒不好。
“既然咱们俩要同床共枕,不如把该办的事情也给办了?”张启山揉了揉齐铁嘴的头,带着些许调笑道。
“咳咳咳,佛爷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齐铁嘴猛然之间听到这一句,险些呛过去。
“我说,上床,休息。你一个文人,一路舟车哪里受得了,其他的事情,便交给我。”言罢,一个横身将人抱在怀中,走到床前。
“佛爷,佛爷你冷静一下!”被人抱到床上的齐铁嘴很懵,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佛爷,如今你我身处他乡,且在别人的地界,有些事情就先算了吧?”
“我让你休息,听不懂我的话么?”张启山皱了皱眉摘下手套放在一旁,“你是知道的,我的话向来不喜欢重复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