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清幽

【副八】与君共长生(1)

ooc有
私设有
文笔差
沙海背景
开始挖坑
会陆续把以前的坑填了

(1)
  在古墓下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是出乎张日山所料的,那个女孩子,他是有些喜欢,但更多的却是歉疚。最初接近那女孩子的时候,他怀着的不过是利用的心理,他想知道这女孩子究竟是不是汪家人,以及思忖如何利用它来对付汪家,但是后来才发现他对这女孩儿是越发在乎,会想她为自己包扎时的情景,会想她的一颦一笑,可他知道这些不过是他心中的愧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个女孩子一心对他,他心中是有些感动的。可那又如何呢?比起佛爷的计划,其他的便都一不值一提了,这世间男男女女的事情,他见得多了,也就没有什么在乎的了。

  他本来以为,早在当年他就已经将佛爷当做自己心中的追求,他一生所求,只是为了追随那个人罢了。

  但是后来他才发现,他所求的其实更多,那一袭长衫马褂,那黑色镜框下隐藏的睿智、含笑的双眸,那温润如玉的性情,让他这辈子魂牵梦萦,让他这辈子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当梁湾进入那间屋子之前,他总有一种预感,预感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没有这房间的钥匙,所以这间屋子他从未进过,他本不想进入,但是为了躲避蛇柏,便只好跟着梁湾进入了那间屋子,房间很阴沉却点着几盏蜡烛,房中无风可烛光却摇曳着,甫一进门,他的目光就被那张床上躺着的人摄去,无法移开。

  “这里怎么躺着个人,不会是尸体吧!”从地上站起来的梁湾惊慌失措地躲到了张日山背后,探出个脑袋去看。

  床上躺着一名男子,身材匀称,双目紧闭,唇间带着一抹笑容,看着便是一个好相处的模样,而他的衣着却意外的是民国年间的模样,身上有着些许的灰尘不难让人疑惑,他是否从民国时期开始就一直躺在这里。

  张日山稳定了自己的心神,在梁湾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地走到床边,只听扑通一声,竟然是跪倒在地,将那“尸体”搂在怀中,半晌传来啜泣之音。梁湾有些发愣,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个人如此失态,这躺在床上的男人,究竟是什么人,和张日山又有什么关系?

  “张日山,他是什么人啊?”梁湾试探性地询问着,一时间心中猜想颇多。莫非是家中长辈?可是看他们两个这样子也不像啊……

  张日山沉默了很久没有答话,此时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他早知道这人会在这里……

  一时间他竟生出了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想要永生永世守护在这里的念头。

  时间在古潼京里,是停止的。

  望着那个熟悉的面孔,他的记忆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当年在长沙城中,虽有内忧外患,却有佛爷的扶持与八爷的帮助,那时的他还年轻得像个孩子。他是张家人,张家的宿命他是逃不过去的。他还记得当他看到佛爷独自一人从古潼京中逃出,浑身血污却只有他一人的情形。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质问佛爷为何没有保护好八爷。

  “八爷……”

  声音哽咽了很久,张日山终于喊出了那个名字。梁湾皱了皱眉,拉了他一把,把人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张日山,这人是谁啊?他是你的旧相识吗?你认识他?”

  张日山扯出一抹苦笑,没有理会,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为八爷擦拭着脸上的灰迹,长叹一声,这才转过头去看梁湾,道:“你相信人死可以复生吗?曾经我也是不信,当年我们一通劝说二爷,可是没想到时至今日,我居然也有人死可以复生的错觉。”

  “二爷?那是谁?”梁湾皱着眉头,十分不解,张日山和这床上之人,还有那二爷是什么关系?张日山,你到底是谁?

  “梁湾,你除了知道我是张日山以外,你还知道什么?”张日山苦笑着正视面前的女人,“你口口声声说着你喜欢我,可到头来你却什么也不知道,既然我们现在困在这里出不去,我便和你讲一讲我的故事。我是老九门上三门张大佛爷的副官,张日山。”

  “佛爷是一九一零年生人,曾任长沙布防官,那时我作为他的副官与他出生入死,保家卫国。”

  “等等,你说的那个什么佛爷是民国生人,那你今年……我说张日山你不需要来唬我的,你就算撩妹不用这种这种假话来吧,就算是你不撩我,我也是很喜欢你的。”

  张日山瞥了他一眼并没有搭话,而是继续道:“那时候的长沙城中有九个家族,主要干的是倒斗的生意,彼此之间同气连枝,交情深厚。你面前的这位就是当年在长沙城中名声远扬被誉为‘奇门八算’的齐八爷,我誓死追随佛爷,可一直以来我的心却是八爷的。”

  听了他这个描述,梁湾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勉勉强强地扯出了一抹笑容:“张日山,这佛爷和八爷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就算再重要,也就是已经死了的人了,我现在不妨考虑一下,如何能出去。”

  “出不去的,正如我先前跟你说的,从这里出去只有那一条而那条路被堵死,也就是说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从这里走出去。”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刚刚大概地看了一下,这旁边有挺多食物的,但是大概是过了保质期的,不过,就算是过了保质期无所谓,我应该是能够吃下去的。”梁湾下意识地转移了话题,“张日山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不是民国,你也不是那个长沙的副官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过去和我一起面对现实,面对未来呢?无论是你口中誓死追随的佛爷还是这个你在意的八爷,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我现在在你面前,是活生生的。”

  “梁湾,有些事情是不能放下的,就算可以将它藏在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再铭记。这种事情你以后不需要再来劝我。这里的食物加起来大概够我们两个人吃上四十年,但是如果四十年之后依旧没有办法出去,我们就只能在这里饿死了,你不用担心,这里是古潼京,时间在这里停止的……”

  “你的意思是我连那两个死人……已经过世的人都比不上了?张日山,你应该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呢?张日山,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地喜欢你,你也应该会喜欢我的吧?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在一起?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张日山挑了挑眉,有些失神,如果今天对他说这番话的人是躺在床上的那个,该有多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指的在一起是……”

  “是什么在一起?”

  “哎呀,反正就是那回事嘛,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嘛,我知道你肯定是喜欢我的,只是你现在不好意思,对我说罢了。不过没有关系,一会儿我们把这位挪一挪,你就睡在床上,我们两个轮流守夜,你放心,在你没有答应与我在一起之前我是不会碰你的。”

  “不行,”梁湾的提议立刻被张日山给否了,他的面色难得的有些阴沉,“八爷的身体谁也不许碰,他就睡在这张床上。我们两个轮流守夜,睡沙发。”

  “喂,我说张日山,你也太没有人性了吧?这人都这么金贵?”

  “他不喜欢睡沙发,就算是睡床也是挑三拣四的,他喜欢睡在边上,不愿意睡在中间,就算是在夏天,没有被子盖他也是不行的,他喜欢踹被子,所以晚上要人看着……”张日山温柔地一项项说,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也被他牢牢地记在心中。

  梁湾感觉自从进了这间屋子之后,张日山变了很多,即便是先前她与张日山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人对他那么真心实意的温柔过。

  “行了行了,张日山你不要再说了,他现在怎么可能会踹被子,你看他都、都……”

  张日山挑了挑眉,看到梁湾一脸惊恐地看着他,更准确一些说,应该是看着他身后。张日山有些发愣,从她的神情中迅速的联想到了什么,身体微微颤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以及在她耳畔响起的熟悉的声音。

  “副官……”

  

评论(11)

热度(123)